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大學生淫亂了沒



曼曼是我高中時就認識的朋友,當時並不特別熟,只覺得她是個滿可愛的女

生,沒想到後來居然上了北部的同一所大學,雖然不同科系,但是我們租的房子

正巧都在學校附近,人生地不熟的,我三天兩頭往她那跑,後來就漸漸地變成了

要好的朋友



那時候,我房裡沒電視,一個人住外面又沒什麼新朋友,我這人怕寂寞,所

以幾乎是只要曼曼在家,我也會在她家裡。



她住的雅房裡是沒有冷氣的,而且也不通風,所以即使已經秋天了,在室內

還是會感到悶熱。而隨著我們越來越熟,曼曼在房間裡的穿著也越來越清涼,常

常都是穿著小短褲跟一件小背心而已,雖然裡面都有穿內衣,但不時露出的乳溝

也夠我受的了。



曼曼的胸部其實並不大,大概B罩杯左右,但是很圓潤又飽滿;160左右

的身高,身材相當勻稱,最要命的是她的翹臀,又圓又翹的,誰受的了!



有一天晚上,曼曼打給我說她們家浴室熱水器壞了,要過來我家洗澡。



「房東真的超賤的!熱水器壞了居然叫我們自己出錢修,有沒有搞錯……」

曼曼一進門就不停地抱怨著她的房東。



我突然靠她很近在她脖子上嗅了嗅,她嚇了一跳把我推開:「李愷新,你幹

嘛?」



「我想說我房間裡面有一股味道,我要確認一下是不是妳傳出來的。」



「結果……」我捏著鼻子。



「你很賤耶!我都這麼可憐了,你還要酸我……」說完,我房間裡的枕頭就

全部往我身上飛來了。



「快去洗啦!我剛下載完一部片,等下可以一起看。」



我的房間是套房,所以衛浴設備就在我房裡,但我可是並沒有趁機偷看她洗

澡喔!當時我還是個純情的小男孩,哈哈!曼曼洗完澡出來之後,穿著跟在她家

裡一樣,棉質運動小短褲跟小背心,一開始我也沒注意,想說就跟平常一樣,但

是當她吹頭髮時我才發現,原來她沒穿內衣!!



看到小背心上微微凸起的兩個小點,我突然感到體內血液一陣急速竄流,小

鬼鬼它不爭氣地硬了!還好我坐著,不然就糗大了。



「我好了!來看片吧!」她吹完頭髮坐到我的床上來。



我房間裡是和式木地板,電腦不放在書桌上,而是放在靠近床邊的小桌上,

因為這樣方便我一醒來就可以用電腦。於是我們就坐在床上,對著小小的電腦螢

幕看起電影來了。



看著看著,由於沒有靠背的關係,曼曼累了,於是就很自然地靠到我的肩膀

上來。沒想到她這一靠過來,害我對整部片的後半段在演什麼都失去記憶了,由

於角度的關係,她三分之二的胸部都跑出來跟我說哈囉了!往下一點點,就是她

堅挺飽滿的小點點隔著小背心跟我說:「嗨!你好!」再往下看,就是她一雙白

嫩修長的美腿在問候我的小祖宗!



這無疑是十九年來老天爺對我最大的磨鍊!這時候我心裡出現了兩個聲音:



「撲倒她!狠狠地幹死她!」



「她是你的好朋友!不可以這樣!」



「好朋友也可以變好炮友啊!」



「要也是先當男女朋友,當炮友這太下流了!」



正當我內心的天使與惡魔展開激烈的攻防時,我被甜美的聲音喚回了現實:

「李愷新!你是看傻了喔?播完了啊!」



「好累喔!我先睡囉,晚安!」沒說完她已經幫自己蓋好被子躺在床上了。



「欸!妳睡床上,那我睡哪裡?」



「當然睡地上啊!」



由於我當時是個純情男孩,所以就乖乖的睡地上了。但是過了一會兒,生硬

的地板真的令我覺得很不舒服:「曼曼妳睡著了嗎?」



「幹嘛啊?」她似乎快睡著了卻又被我吵醒。



「睡地板很不舒服耶,背很痛……」



「好啦!好啦!」



「耶!妳人好好喔!」我迅速地擠進了我的小床跟小被子裡。



「還可以啦!不過你真的想要報答我的話,明天我中午有空。」



「妳太扯了吧!我家借妳洗澡還收留妳過夜,應該是妳請我吧?」



我話一說完,她就轉過身去背對著我:「你好過份喔!可以跟美女同床共枕

根本就是你賺到了,你不但不知感恩,還這樣說我!」



「欸,妳生氣了喔?」我轉過身去搖她的身體。



這個時候我們的姿勢是我們倆都側睡,我面對著她,她背對我,由於床很小

的關係,因此她的又圓又翹的屁股幾乎是緊貼著我的小鬼鬼。突然小鬼鬼傳回了

一份溫軟柔嫩的有彈性的美好觸感,於是乎我再一次的感到血液不爭氣的流竄,

小鬼鬼它變成了大惡魔了!



她似乎也感覺到我正頂著她,沒想到她居然沒有避開,反而是似有若無地不

經意變動姿勢,隨著她每一個輕微的動作,她的俏臀與小鬼鬼之間的互動也傳來

了其妙的感覺,終於我完全性地被心裡惡魔攻陷了。



「妳睡著了嗎?」



「嗯。」她的聲音很柔很細微。



「我可以抱妳嗎?」



「……」她沒有說話。



我開始感到後悔與尷尬,我想說我會錯意了,糗大了!



「對不……」我話還沒說完,她突然一個翻身抱住我,躺在我的懷裡。



「早知道你圖謀不軌就不來你家洗澡了!」她語帶羞卻的說。



這時候我心裡出現了一陣罐頭音效的歡呼聲:「Bingo!」這時候熟門

熟路的都應該知道要先把嘴嘟過去,然後手就可以開始動了。沒想到她居然把臉

別過去:「嗯!只能抱而已喔!」



純情少男總是比較容易滿足的,嚐到了這點甜頭,就已經很開心了!所以就

真的很安份的只是抱抱而已!不過她柔軟飽滿的胸部就靠在我的身體上,再加上

女生洗完澡之後身上都會有一股香香的味道,那一夜,我根本沒睡好!



************



自從那一晚之後,我們就常常會一起睡,有時在她家、有時在我家,雖然都

真的只有抱抱而已,什麼也沒發生,但是她在家裡的穿著幾乎是完全對我沒有防

備了,胸前的小荳荳天天都隔著薄薄的小背心跟我打招呼,這樣的情況直到有一

天……



有一天晚上,我接到她同學打給我的電話(她的同學都知道我們是同鄉並且

很要好的朋友):「李愷新,你可以來載曼曼嗎?我們去夜唱,我們班的男生一

直灌她酒!」



「在哪裡?我馬上到!」



問到位置之後,我馬上就騎了車飛奔過去!一到好樂迪的門口,就看到他們

班的幾個男生正纏著曼曼。



「曼曼,還這麼早,再喝一下啦!」



「對啊!我們會送妳回家,不用擔心啦!」



幾個男的一邊拉她、一邊起哄的要她回包廂繼續喝,這時候她忽然看到我的

出現,就像是電影裡英雄救美的主角出場一樣。



我大步的走過去,一把拉住曼曼的手,轉身對著他們幾個男生說:「嗨!她

今天身體不太舒服啦!我載她回家,下次我帶一些我們班的女生來再跟你們一起

喝!」



這幾個男的跟我多多少少也算認識,再加上伸手不打笑臉人,而且我還要介

紹我們班的女生給他們認識,所以他們也就不為難我了。



「喔!這可是你說的喔!好啦,騎慢點,我們繼續喝去了!」



說完又是一陣打哈哈完,我就趕快帶曼曼走了。



到家之後,曼曼翻了很久發現她的鑰匙不見了,這麼晚,室友也都睡了,所

以只好到我家去睡。



一進房間,她就躺到床上睡著了,身為新時代的好男兒,當然義不容辭地要

幫她整理一番。我先是拿熱毛巾幫她擦擦臉,她今天穿的是一身復古小洋裝內搭

褲襪,我見褲襪這麼緊,她睡覺應該不舒服,於是就想說要幫她脫掉。



『之前有幾次她在我家洗完澡也是下面只有穿內褲走出來,而且她平時穿的

小短褲也都只比內褲大一點點而已。』



說服完我自己幫她褲襪這件事並不低級之後,我就動手把她洋裝掀到腰際準

備要幫她脫了,沒想到褲襪才脫到一半,我又感覺到我體內的血液正在不爭氣地

流竄了,小鬼鬼又變成大惡魔了,因為她今天穿的是丁字褲!



強忍著下半身的不適,終於幫她脫完了襪子、蓋好被子,我也匆匆地整理一

下準備睡覺了,正當我心想今天晚上又要硬一整夜睡不好的時候……



「李愷新,我還以為你會為了我打架勒!沒想到這麼沒用……」不知道她是

還沒睡,還是睡了又醒。



「欸欸欸,這話不是這樣說的吧!他們人多勢眾,我怎麼打得贏啊?這叫智

取好不好,現代人不逞兇鬥狠,是靠腦筋的!」



「總之你就是沒種啦!」



說真的,我有點生氣,我折騰了一個晚上去救她回來,非但沒有感謝,還被

嫌棄:「妳是喝醉了喔?我哪裡沒種……」



「我都給你這麼多次機會了,你不是沒種是什麼?」說完她就害羞地把臉埋

在被子裡。



突然間我才發現,我錯過了很多機會。然而就當我還在呆住的時候,小鬼鬼

已經早一步有所行動了,於是事不宜遲、不落人後,我立馬翻開了被子,吻上她

的唇……



在一陣狂吻之後,我輕輕地吻遍了她的耳珠子、脖子、鎖骨,接著往下扯開

了洋裝的扣子。這是我第一次零距離地跟小荳荳打招呼,我捏著她柔嫩的胸部,

一邊吸吮著小荳荳,一手往她下面撥弄……



「嗯……嗯……」她輕輕的呻吟著。



我漸漸地加快了手指抽插的速度,「啊……啊……」她呼吸得越來越急促,

呻吟越來越大聲,似乎快忍不住了。



突然她用力抱著我,在我耳邊輕輕的說:「我想要……新,我想要你……」



我掰開她的雙腿,將直挺挺的肉棒一口氣頂了進去!



「啊……」



「弄痛妳了嗎?」



「嗯……很舒服……嗯嗯……」



隨著她越叫越浪,我也加快速度挺進,不停地抽插。



「嗯嗯……嗯……快到了!快……嗯啊……」



突然我感到小穴裡一陣收縮,把我夾得好緊好緊,她也用力地抱緊我,指尖

陷入我背部的肌肉上,留下深深的印痕。



「妳到了嗎?這麼快?」



「嗯嗯……啊……快……我要到了……啊……啊……啊啊……不行了……不

行了……喔嗚……我高潮了!啊……」她緊緊地抱著我,她的小穴也緊緊地吸住

了我粗硬的肉棒。



我停了下來,但肉棒仍然硬挺挺的在她的身體裡。



「你還沒出來啊?」



「嗯,轉過去吧,我想從後面!」



她轉過身去趴在床上,屁股翹得高高的,在剛剛一陣高潮過後,她下面已經

相當濕潤了,我從後面一把將龜頭直直的插了進去!



「啊……頂到了……啊……」



「啪!啪!啪……」



從後面的感覺真是比剛剛更緊了,隨著我的抽插,豐潤而具彈性的翹臀發出

了「啪啪」聲,而她也會時不時地將她的翹臀往後頂,頂得我有點招架不住了,

我一邊抓著她柔嫩飽滿的奶子,加快速度全力衝刺……



「啊啊啊……啊……嗯啊……啊……快了……快到了……」



「喔嗚……我也快不行了……」



「啊……要到了……啊啊……到了……啊……」



「啊……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啊啊……嗯啊……你好棒喔……」



這一夜,我睡得很好,兩個赤裸的軀體癱軟在床上,相擁入眠了。



************



隔天早上醒來,又來了一次。



我躺在床上,正當她抓著我的肉棒要坐下去的時候:「我們這樣的關係算什

麼?」



「……」



你也知道,小頭充血的時候,大頭是沒有辦法思考的。說真的,我也不是不

喜歡曼曼,只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我居然真的說不出話來。



她見我遲疑了一下,便露出了一絲淫媚的笑容:「我們是超級好朋友!」說

完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啊……啊……」



「啊……喔……啊……好漲……啊啊……」







(二)巨乳室友



曼曼後來跟她們班的同學姿婷一起租了一個兩房一廳的小公寓,姿婷長得還

算漂亮,只是有點肉肉的,尤其胸前一對豪乳,完全性的大大加了不少分數。她

有個男友正在當兵,是海軍陸戰隊的,看起來又黑又壯,我們都叫他黑哥,每逢

放假的時候就會過來這邊跟她一起過夜,當然,我也常常來找曼曼,偶爾也會在

這過夜。



這一天我和曼曼去看了電影,一起回她家,結果一進門就聽到「嗯嗯啊啊」

的聲音。



「好啊!這小騷貨,原來她這麼會叫啊!我才納悶想說怎麼都沒聽過她跟黑

哥那個那個……」



曼曼一邊說的同時,我已經從後面抱住她,一邊搓揉她的奶子了。她今天穿

的是一件低領的棉T搭配復古蓬蓬裙,裙短恰到好處把屁股顯得非常翹。



「你幹嘛啊?回房間啦……不要在這邊……李愷新!嗯~~」曼曼一邊把我

的手撥開,但卻顧不了我火熱的小鬼鬼正抵著她性感的翹臀。



「吼唷~~回房間啦!等下被看到怎麼辦?嗯……」



「他們自己正開心才不會出來勒!而且是妳先挑逗我的耶!」



「我哪有啊?」曼曼又露出他那又賊又淫蕩的笑容了



「剛剛看電影的時候,是誰一直摸我雞雞的啊?」



「吼!剛剛有人摸你雞雞?挖喔,你好賺喔!可能是你隔壁那個媽媽吧!」



「媽妳個頭啦,妳死定了!」我不管曼曼的掙脫,直接扒下她的內褲一摸,

沒想到這小蕩婦早就濕得不像話了。



「挖喔~~好矜持喔!還說妳不想要……」



「嗯……」



我褲子也沒脫,直接從拉鍊把我的大肉棒掏出來,讓曼曼扶著牆就直接從後

面插進去了。



「喔嗚……喔……嗯嗯……啊……啊啊……嗯嗯……啊……喔喔……」此時

整個屋子裡瀰漫著浪叫的聲音,不過都是姿婷的,曼曼怕被發現,所以都很小聲

的低吟著。



「啊啊啊啊……我要到了……北鼻……大力……快……快幹我……快……射

進來……啊啊……」姿婷越叫越大聲了,什麼浪語都來了,我還真是大開眼界,

瞬間好像肉棒又更硬了一樣。



「新……快點……嗯嗯……他們很像快完了……」



當然,聽到我心目中的超級肉彈叫成這樣,我也差點就把持不住了。



「出不來啊……你學姿婷叫啊……」



「啊……快……幹……我……嗯嗯……」



我一聽到立刻快馬加鞭,用盡全力地狂插,一邊抓著她的胸部,直接從領口

伸進去把內衣扯開來,捏著她的奶頭。



「啊啊啊……到了……啊……北鼻……好多……好多……啊啊……嗯……」



曼曼別過頭來,咬著嘴唇,媚眼如絲的看著我。終於我也失守了,沒想到姿

婷跟曼曼居然同時高潮,我跟黑哥也幾乎是同時射出來。



「快回房間啊!笨蛋……」我還沒回過神來就被曼曼拖進房間裡了。



************



隔天早上醒來,好吧,我想正確的來說應該是下午,總之我醒來的時候曼曼

已經去上課了。我醒來之後一定要先上個大號,我就穿著內褲直接走到廁所去,

在半睡半醒之間,我也沒發現旁邊浴簾是拉上了的,我更沒發現浴簾的另一邊有

人。



正當我大完在擦屁股的同時,忽然浴簾被拉開了……



「北鼻啊……」沒想到掀開浴簾的不是別人,正是昨天浪語滿屋的超級肉彈

姿婷!她全身光溜溜看起來很像在洗澡,不對,我語無倫次了,因為不是看起來

很像,是她根本貨真價實在洗澡。正常在這種情況下,一般人會由於過度驚嚇,

嚇得說不出話來,會先愣個三秒,再同聲大叫:「一、二、三……」



正當三秒到我應該要大叫的時候,好巧不巧偏偏又在這個時候黑哥回來了。



「北鼻啊~~我買回來囉!妳好了沒啊?」



我心想:『幹!慘了!』



「你去房間等我啦!人家快好了。」姿婷顯得相當鎮定,她衝過來一把摀住

我的嘴。這時候她靠我非常近,她的巨乳真的非常驚人,我的小鬼鬼已經從驚嚇

當中恢復過來,它一瞬間就變成大惡魔了!



不過,危機仍然還沒有解除,因為鎮定的姿婷聽到黑哥正朝浴室前進的腳步

聲,她馬上拉著我躲到浴簾後面。沒想到我才剛一躲過去,浴室的門就被黑哥打

開了。



「北鼻~~我等不及了啦!」



「吼唷~~你幹嘛?人家剛剛……嗯嗯……你出去啦,很臭耶!」



姿婷只有把臉露出浴室跟黑哥講話,這個時候,我更加肆無忌憚地盯著她的

一雙豪乳。而浴簾後的空間其實不大,因此我們的身體幾乎是快要貼在一起的,

這時候姿婷的姿勢是彎著腰把自己的身體藏在浴簾後面,只露出臉來,而我就站

在她的後面,也就是說,從我這個角度是一個非常適合從後面插進去狠狠幹死她

的角度!



不知不覺,我的小鬼鬼好像不受控制般的變硬、變長、變大了。我發誓我完

全沒有將身體向前傾,或者把我的大肉棒挺出去,但就這麼剛好它頂到了美妙的

入口處。



「你快出去啦!不然等下不給你喔~~」這時候我察覺到姿婷臉上多了一抹

紅暈。



「好啦~~那妳快點喔!」好不容易,黑哥終於被打發回房了!



從他們對話之中,精明的我猜到了,他們應該是有要大戰,然後姿婷先來洗

澡,黑哥剛才去買保險套。這時候我的大肉棒依然是和美妙的入口有著輕微的接

觸,姿婷轉過身來一把抓住我的大雞巴:「你這壞小子,我幫你解危,你趁人之

危啊?」



「哪有?哪有……婷姊,這個是意外啊!意外!」



「少來!你怎麼會在這?」



「我昨晚就睡曼曼這啊!可能你們昨天太激烈了,所以沒發現我們回家。」



話一說完,我馬上感覺到眼前這位身材豐滿的女子目露凶光,隨之而來的是

我感覺到被握住那話兒變得更緊了。



「你想酸我啊?小心我捏爆你的把柄!」



實不相瞞,她握緊的程度剛剛好,非但不痛,還很舒服,不過這個時候如果

再繼續鬥嘴的話,那就真的夠白目了,當然我一點也不。



「我亂講的!大姊,我什麼都沒聽到……好啦!那現在怎辦?直接出去?」



「現在走出去的話,最好是解釋得清楚,不然我們家曼曼的專用小寶貝恐怕

要報銷囉!」



「真的假的?這麼恐怖喔!唉~~等等……什麼專用小寶貝啊?少亂說!」



「哈哈!你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啊?我又不是瞎了!」



沒想到她早就知道我跟曼曼不止是朋友那麼簡單,天吶!我們還一直以為我

們掩飾得很好耶!



「說我昨天晚上怎樣怎樣,還不是有人更大膽,在客廳……」



「喔嗚……好了啦!我們改天再討論。現在怎麼辦?」我有種秘密被看穿的

感覺,於是趕快轉移話題。



「能怎麼辦?等我洗完進房間,你再出來啊!讓你賺到了……」



「妳也很賺啊!都讓妳抓這麼久了。」



這時姿婷才發現她一直都抓著硬挺挺的雞雞不放,被我這麼一說,她害羞的

轉過身去:「你閒著也是閒著,幫我擦背吧!」



天吶!我心想:『這到底是不是一種勾引啊?居然讓我幫她擦背,可是她男

友就在外面的房間等她,這樣好嗎?』



就在我一邊思索的同時,不知不覺雙手已經從背上轉移到她那一對大奶子上

面了,當我從柔軟綿密扎實的觸感中回過神來的時候,我發現姿婷已經整個人躺

在我懷裡了!我把她轉過身來,吻上了她的唇,一邊手抓著她的奶,一手往她的

小穴裡摳……突然她把我推開來,蹲下身去對我的大肉棒說:「等下我出去你就

乖乖到曼曼房間,不要亂跑喔!」



「啾~~」說完,她在我的龜頭上親了一下就走出去了。



黑哥躺在床上,老二挺直立正站好,不虧是職業軍人的風範。姿婷一進房就

撲到床上,一把抓著黑哥的肉棒直接坐了下去。



「北鼻怎麼這麼濕啊?」



「人家想要趕快讓你舒服,所以剛剛自己在浴室摸摸啊!好硬喔……嗯……

好大……北鼻……喔嗚……嗯嗯……喔……啊啊……北鼻……人家快到了……」



「喔斯……好緊喔……北鼻妳今天怎麼這麼快到?」黑哥起身,直接把姿婷

抱了起來,是的,這是傳說中的火車便當!



「啊啊啊……啊啊……到了……到了……啊啊啊啊……」姿婷很快就到高潮

了,她就這樣掛在黑哥身上擁吻著。



「好了啦,北鼻放我下來,全身都是汗,你趕快去洗澡啦!」



「妳不跟我一起喔?」



「不要,人家很累嘛!到時候在浴室你又要亂來……」



黑哥一進浴室之後,姿婷並沒有躺在床上休息,而是馬上跑到曼曼房間來。

而當姿婷與黑哥正打得火熱的時候,我正在曼曼房裡一邊聽著姿婷的淫聲浪語,

一邊回想著幾分鐘前還在眼前的那對豪乳,一邊打手槍。



「你在幹嘛?」姿婷打開曼曼的房門時,我仍然上下搓動著自己的大肉棒。



「你說呢?」



姿婷一把抓著我的肉棒,先舔了一下龜頭,然後整根含進去,套弄了一下之

後,她便趴著,把屁股?高對著我:「快點啊!你不是很想要……黑黑在洗澡,

很快就出來了。」



「哈~~妳好大膽喔!沒被餵飽啊?」我抓著她肥美的屁股,緩緩地從後面

挺進。



「嗯……嗯……」可能怕被發現的關係,姿婷跟我做的時候,緊咬雙唇想要

忍住叫聲,雖然沒有銷魂的淫叫聲,但看到她這表情也夠酥麻的了。



「妳的奶奶好大喔!」我一邊抓著她碩大的奶子,一邊從後面幹著她。



「快一點……他洗好了……啊……啊啊……嗯……」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浴室的開門聲,這次換我摀住了姿婷的嘴巴。



「北鼻,你在哪?」



「我在曼曼房間找東西啦!」姿婷撥開我的手,回覆黑哥。



「叩叩……」



慘了!黑哥過來敲門了。



姿婷馬上跑到門後,示意我躲在她身後。



「妳在找什麼?」



「上次借曼曼的耳環啊!這是人家女生的房間,你不可以亂看啦!回房間等

我……乖!」



就在姿婷開門跟黑哥講話的同時,我又悄悄地把肉棒緩緩插了進去。



「喔……好啦!」



「要死啦!你都不怕我穿幫啊?」門關上後,姿婷轉過身來狠狠地捏了我的

奶頭。



「嗯……嗯嗯嗯……嗯嗯……」我把姿婷抱到床上去,瘋狂地抽插!我把整

個臉陷在她柔軟的胸部裡吸吮著她的奶頭。



「啊啊……啊啊啊啊……要到了……嗯嗯嗯……」在這麼刺激的情況之下,

姿婷很快地達到高潮了,但是我還沒射出來。



「不好意思,我怕太久黑黑會懷疑,下次再補償你囉!」姿婷簡單整理一下

就匆匆回她房間,以免黑哥懷疑,獨留我與挺直立正站好的肉棒在曼曼的房裡。



************



不久,曼曼就回家了,曼曼進門的時候正巧遇見姿婷和黑哥要出門,他們在

門口打了招呼。



「曼曼,我們要出去吃飯,要很晚才會回來喔!」姿婷一臉古靈精怪的樣子

對曼曼使眼色。



「喔~~好啊!掰掰!」曼曼也不清楚姿婷是怎麼回事,就隨口應應。



進了房門之後,映入曼曼眼簾的是床上一根高聳的肉棒,而肉棒的主人正閉

目養神,絲毫沒有察覺有人靠近!



「翹這麼高想嚇誰啊?」曼曼狠狠地彈了彈我的大肉棒。



「啊嗚~~很痛耶!」我雙手握著我的小鬼鬼喊著,面露猙獰,看起來非常

痛苦,不過當然是演的,彈一下能痛到哪裡去?



「喔!真的假的?對不起啦!」哀兵政策果然有用,曼曼非常的擔心。



「幫我吹一吹啦!」



「吼!我就知道……不安好心眼!」曼曼嗔道,不過還是輕輕的把龜頭含進

嘴裡,舌尖溫柔的在龜頭上畫圓,然後順著我的肉棒慢慢地往下舔,再整根含進

去。



「喔嗚~~好爽喔!」



「喔嗚~~喔嗚~~我快射了喔!」曼曼持續的加快速度,越吸越大力。



「喔嗚~~」我Jizz了!全部射在曼曼的嘴裡。在射的同時,她嘴巴仍

然持續地在吸,這種感覺,真是太酥麻、太黯然、太銷魂了!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