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獵物



這就是我今晚的獵物!



我靜靜地看著無法動彈,側躺在廢棄空屋裡的無助少女,嘴角不禁得意的上揚,伸出舌頭舔了舔乾澀的嘴角



躺在床上的少女,體態嬌小、楚楚可憐的模樣,像是一隻小貓咪一樣的蜷縮著身子,渾身發抖,卻無能為力。



「嗚.........嗚.........嗚.........」她痛苦的微微蜷曲著身子,試著爬起來坐在床上,瘦弱的雙臂無力的抱著小腿,試著遮擋住自己的胸部,紅了眼眶。



她的表情像是萬念俱灰,等待著自己的死刑。



少女長髮披散,稍顯散亂,但渾圓、緊繃、充滿彈性的誘人翹臀,沒穿絲襪,露出一雙結實、修長且勻稱的雪白美腿,小腿的線條如絲般光滑勻稱。



「哈哈!」我一邊邪惡的笑著,一邊輕浮地揉搓著她的敏感之處,以手心來回摩挲,少女嬌軀如觸電般地輕顫並掙紮。



「啊──」她尖叫一聲,猛地推開我的手。



「變態!」她咬牙低咒,並用手撐著地面,讓小腿和腳掌並在大腿外側,臀部完全貼著地面。



青春曼妙的嬌軀,在空蕩蕩的屋裡被微弱的燭光照耀著,為少女那白皙的肌膚打上一層淡黃色蘋果光,而模糊、搖動的陰影帶則帶來了令人恐懼不安的滋味。



風呼嘯著吹著損壞的窗子,整間房子都是「呼……呼……呼……」的恐怖聲音,而回音於空氣之間則是緩慢飄移不定。



同時,我的另一隻手也在上面來回輕畫著,臉上掛著壞壞的笑容,低頭看著底下少女忍耐的表情。



「啊~~不要.........啊──」她心裡直發毛,露出痛苦的表情。



楚腰纖細掌中輕。



少女纖長的美腿比例勻稱、白皙透亮,讓人瘋狂,我一邊撫摸一邊欣賞著她完美無瑕的亭亭小腿。



視線忍不住緩慢向上,同樣嬌嫩玉潤的大腿,充滿柔軟、豐滿的手感和嫩滑細膩的觸感,真是視覺與觸覺的饗宴!



包裹在白色雪紡短裙下,性感飽滿挺翹的白嫩美臀,包含著太多的風情和溫柔。



她上身穿著一件米色針織長衫,小V領,露出一截修長粉頸。脖子上戴著一條十字架的銀飾項鍊,全身裝扮給人氣質淑女的感覺。



她看起來就是這麼的可愛誘人,讓人很想要咬她一口……



不知道待會強暴她的時候,她的表情會變成怎樣淫蕩呢?我發現,自己越是這樣地想像,心中越是像炸開了鍋一般的沸騰翻滾,無法自拔。



「救命!放開我!」她嚇得叫出來。



我閉上眼睛,氣息粗重的大口呼吸,嗅著從她身上飄來的陣陣獨特的誘人體香,昏昏欲醉。



「嗚.........嗚.........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拜託放了我。」沒有別人可以幫她,她只能灑淚求饒,身子抖個不停。



少女仍然掩面痛哭,並試著挪動自己的身體,好讓身體靠著床角最邊邊得靠牆處,退無可退,瑟縮成一團,驚恐的表情,讓我更加興奮不已。



逃!這是她腦中唯一的想法。



我張開眼睛之後,映入眼前的美景,是那飽滿、誘人的胸部,雙峰隨著呼吸的動作一上、一下地起伏顫動,令人不禁垂涎三尺。



「乖乖──不要亂動!」我低沉而沙啞地說著。



我用左手粗魯的拉出少女緊縮在胸前的一隻小手,她的手指細長柔白,秀美纖巧的小拇指惹人憐愛,指甲晶瑩剔透,光滑潤澤, 白裡透紅的水嫩肌膚下隱約可見清透的血管。



「你這個混蛋男人!」她另一隻手順手一揮,卻被我右手緊緊抓住。



接著,我輕輕彎下腰去,打量著她秀麗端莊的臉龐,秀色可餐的小臉蛋上,一雙晶瑩剔透的眼睛充滿潤濕的淚水。



閃動而細長的眼睫毛似乎在微微地顫動,小嘴兒微抿發抖,唇色像雪一樣蒼白毫無血色。



哦~~看樣子獵物是一個清純女孩。



我伸出粗壯且長滿繭的五隻手指,插入長而綿密的秀髮中,輕輕梳著少女長長的秀髮,少女隨著我的動作發出斷斷續續地啜泣聲。



「如果妳乖乖聽我的,就不會受傷。」我威脅地說著。



「嗚.........嗚.........你走開──不要過來。」她激動地哭天喊地,聲音楚楚可憐。。



那激動的模樣,令我唇角的笑意加深,笑容顯得格外不懷好意。



大掌輕撫她秀髮,觸感極為柔嫩,「哦~~老天!」我驚呼了一聲。



粗壯的手指繼續往下,撫過少女粉嫩的脖子,再從的脖子滑下、經過滑溜溜的肩膀,最後轉向冰涼的背部,手指所過之處都是光滑而柔軟的觸感。



「你……要做甚麼?」她眉頭緊皺,不敢動彈,只能拚命閃躲。



慢慢地,手指滑進少女豐滿的臀部?,我輕輕地撩起少女粉色草莓內褲,用指尖按摩著她柔嫩、顫動、濕熱的縫隙。



而又大又厚的手掌則深深陷入她的臀肉之中,肆意愛撫著,觸感比我想像的還要好,嫩滑柔軟而又充滿彈性,我不禁用手指來來回回地挑逗。



「不要.........」少女輕喃,咬緊下唇,渾身一顫,雙腿用力的夾緊,不讓我繼續越雷池一步。



我盡情的蹂躪著,少女只能咬牙切齒,低聲呻吟﹕「唔.........」



少女的呼吸變得紊亂起來,看起來是有感覺了,溫潤的雙唇微微張開,還吐出有如玫瑰花一般的香氣。



突然間,廢棄空屋裡沉重和龐大的木製門被打開了,發出「嘎.........嘎.........嘎」刺耳又深沉的聲音。



我心裡不高興地想著:「切~~偏偏在這個重要的時候,到底是誰? 」



「噠.........噠.........噠.........噠.........」一個穿著西裝筆挺男人緩慢地走了過來。皮鞋踩在空屋的地板上,發出的聲音格外的清脆響亮。



他緩緩開口﹕「原來你在這裡,你倒是很會享受。」他聲音聽起來不僅冷靜,表情戒備且諱莫如深。



短暫沈默後,他站在我身後,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冷冷的說:「那就是你的新獵物嗎?」



「嗯,你要一起品嘗嗎? 亞當」我回頭問道。



「好啊。」



他的暱稱是亞當,神秘色彩的男人,沒人知道他的真實姓名,我僅知道他是某公司的財務經理,謎一般的人物,擁有不為人知的祕密。



既酷又有型的模樣,猶如從時尚雜誌走出的頂尖模特兒一樣,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少女坐在床上,大腿緊緊靠攏,雙手環抱著自己的腳踝,擦乾淚水後,瞪著大眼睛望著我們,靜靜聽我們不可思議的談話。



她瞪大雙眼打量著剛走進來的男人,他的輪廓有著東方人的細緻,也有西方人的深邃,再加上高大的身材,以外表來說,他是個很出色的男人。



他走到她身邊,蹲下來看著她的腿,「妳受傷了,讓我看看妳的傷。」



「不用了,我沒事。」她搖搖頭,硬著頭皮回答。



「都流血了,還說沒事。」他毫不避諱的彎腰握住她的腳踝,放在自己膝頭,但他的視線被她漂亮的小腿吸引了。



「妳的腿很漂亮。」



「.........」她不安的扭動身體,不習慣被男人碰觸的她,偷偷羞紅了一張俏臉。



「我也很喜歡妳的皮膚。」他的指尖滑過她細嫩的皮膚,帶給她一陣陣的酥麻。



「讓我看看妳的手臂,妳受的傷可真不少。」他靠得很近,幾乎可以感覺到彼此之間的呼吸。



「沒事。」她不想讓他靠得太近。



「讓我看。」他照舊不理會她的拒絕,溫柔而堅定的把她拉近到他身邊,讓他檢視傷口。



「嗯,似乎只是點擦傷。」他以深邃的眼對著她慌亂的眼。



看著她的不安,他淡淡笑了。



真糟糕!她拉起衣服遮住自己羞紅的臉,頭腦一陣混亂,思緒停頓。



「他是誰?」



「他又是誰?」



「這裡是哪裡?」



少女的腦海立即浮現的景象是,今晚從夜店裡喝得爛醉,迷迷糊糊離開的情景,跌跌撞撞地上了計程車後就不記得接下來的事了。



她試圖冷靜地理清頭緒,搞清楚現在的狀況。



這個時候,我身體朝她靠近了一步,當然不會這麼輕易就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她才漸漸從驚嚇中回了魂,高聲尖叫了起來:「你、你們要做什麼?!」



我收起笑容,表情變得深沉。



「恩.......」我望著少女慌張的大眼睛說道:「妳是我的獵物,我們要強暴妳。」



聽到我的大膽狂言,少女美麗的臉龐一下子就蒼白如雪了。害怕的少女顫抖著從床上站了起來,她轉身就跑,跑得比愛麗絲夢遊記裡的兔子還快,用最快的速度想要逃離這處是非之地。



「給我回來!」我立即追了上去,趁她毫無防備,從後方將她攔腰抱起,放在我雄壯的肩膀上。。



「你……你幹什麼……快放我下來……」少女慌張的捶打著我的背部,不敢相信竟如此膽大妄為。



我沈默緊抿嘴角,抱著她大步走了回來。



「快放我下來!」被扛在肩頭上的少女大聲叫喊。「你再不放我下來,我要叫救命了!救命、救命啊!」



「給我閉嘴!」我眉頭緊蹙,粗魯的將她從肩膀丟到床上。



那是一張白色鑄鐵大床,上面鋪著拼純白色被單。



「妳就算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妳的。」我雙臂交叉放在胸前,冷冷地說。



「就算沒人聽到,我也要叫!救命、救命、救命啊──」



「你再叫的話,我就要吻你了唷!」亞當的嘴角揚起一絲詭異的笑意。



在窒息般的靜默之後,少女鼓起勇氣,再度開口,雖然……她的聲音?多了些許的猶豫不決。



「救、救、救命──」



亞當不假思索的吻上了她的嘴,她呼救的聲音,隨即消失在兩人密合的雙唇之間。



他強壯的手臂已然緊摟住了她的纖腰,將她嬌小的身軀完全緊抱著。



跟她-----他吻起來的感覺不錯!?



原本只是懲罰性的親吻,不知何時雙方都開始變得投入而專注。



亞當捧起她的臉蛋,不給她任何躲避的機會;他的嘴唇緊緊貼合著她的,並且強行侵入了她的櫻桃小嘴。



她本能的瑟縮,卻在他陽剛的男性魄力下,雙腿發軟、渾身乏力,根本無法抗拒,只能節節敗退,任憑他予取予求。



「唉!完蛋了.........」她痛苦的呻吟起來,那可是她的初吻,要獻給生命裡最重要的人,就這樣被陌生男子奪走了。



在他那熱力十足又充滿侵略性的主導下,她只覺得身體發熱、胸口發緊,慾望的暖流更是隨著唇齒的相依相偎,而不斷的氾濫、奔流……



直到空氣完全從肺中被抽離,她無法呼吸,他才依依不捨的放開她的小臉。



少女現在有著複雜的心情,真的相當……複雜,這種感覺究竟算什麼呢?喜歡嗎?



「沒有人會聽見,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聽到沒!?」我大聲地怒吼。



她咬了咬嘴唇,選擇了沈默不說話。



少女現在躺在大床上,用力著想要掙脫,亞當脫去了黑色西裝外套,只穿著藍色襯衫,胸前鈕扣已解開了二顆,俯身壓過去,如此曖昧的姿勢,讓漫流在兩人之間若有似無的情愫變得更加清晰。



他輕輕撫摸她糾結的千萬髮絲,並舔舐著她的耳垂,一圈又一圈。



「不........不要..........」少女面對他銳利熾熱的目光,及溫柔甜蜜的攻勢,緊張得呼吸都要停止了。



這時,我站在一旁開始脫自己的衣服,上半身只剩白色無袖內衣,下半身穿著緊身白色三角褲,轉頭對她輕輕說道:「我跟蹤你很久了,知道你一直有去夜店的習慣,對妳的生活作息瞭若指掌,現在,甚至都不會有人發現你失蹤了。」



少女聽到我說的話,泣不成聲 、淚如雨下,全身都嚇得忍不住顫抖起來,真的已經快昏厥了。



我慢慢地走了過去,朝向她的下半身,用手指輕輕颳蹭著她內褲裡凹陷下去,如果凍般柔軟地方。



「求求你們.........不要...........」少女淚如泉湧,聲聲哀求著,聲音有些哽咽 。



「那怎麼行呢!小美人,讓我們來玩玩吧.........」我粗壯手指沿著私處往上,在少女小巧的肚擠眼附近打轉,少女肌膚那細膩而溫暖的觸感讓我輕輕地歎息。



我用整個手掌包覆著少女細嫩的腹部,不間斷來回地摩擦。少女全身顫抖著,一直壓抑著的淚水終於潰堤而出,劃過乾淨無暇的臉龐、浸入貼在耳鬢的幾根髮絲?。



亞當雙手握住少女瘦弱的肩膀,將整個腦袋埋進少女飽滿的胸部?深深地呼吸著。少女驚聲尖叫,受驚地扭動著婀娜身軀。



「好香、好濃啊!」亞當說。



我的頭則是滑進少女兩腿之間。少女花容失色,拼命往外扭動,我抓住少女又直又白的大腿將她拉回來,掰開少女試圖並攏的白嫩雙腿,鼻尖湊近她的私處,大口呼吸著桃花源深處的甜美滋味。



「哦........好香的味道啊!」我一邊呼吸、一邊撫摸著少女纖細白皙,看起來筆直帶點骨感的美腿。少女的大腿在我手心?無力地顫抖著,讓人忍不住想要疼惜。



少女嚇得面色蒼白,努力張開顫抖著的嘴唇求饒:「討厭,不要.........」她泛著點點淚光的眸子與亞當對視著,用顫抖的聲音哀求道。



亞當輕輕搖了搖頭,拉著少女的衣襟往上撩起來。盡管少女努力地抵抗,但是,米色針織長衫還是很容易從頭上扯了下來的。



一頭柔順的長髮因為剛剛的拉扯紛亂地鋪散在床上,誘人的身姿讓人心跳加速。



「妳真美.........如此迷人.........令人想入非非」我端詳了一遍又一遍,低聲稱讚著,用手心撫摸她的晶瑩的臉龐和絕美的嘴唇。



接著,一手抓住少女嫩白的腰部,另一隻手拉扯著少女的粉色胸罩。少女尖叫著哭泣起來,用盡全身的力氣掙脫,將身子扭向一邊。



「嗚.........嗚.........嗚.........」她眼圈與鼻子都紅了,輕聲抽噎起來。



淩亂的粉色胸罩已經遮不住外露的春光,往下可以看到少女小乳溝的曲線和可愛的肚臍,從粉色胸罩領口則可以看到胸前隨著呼吸起伏的大片雪白乳肉。



少女拉扯著胸罩護住胸口,我則順勢往下扶著她露出來的楊柳細腰。



纖細的水蛇腰隨著我的玩弄顫抖著,我粗而有力的指間則觸摸著她腰間溫暖細膩的嫩肉,細細品嘗得來不易的獵物。



「求求你,不要這樣」



我伸出手指順著少女扁平的腹部輕輕撫過,少女嗚咽、絕望著縮起小腹,劇烈地顫起來,憤怒和羞恥使得她的臉紅通通的,兩行淚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妳是我的獵物.........逃不出手掌心的。」我在她耳邊低聲說道。



少女一手護腹部,一手將我推開,劇烈地喘息著。我雙手往下,敏捷地抓住裙子,想要一把剝下。少女尖聲驚叫起來,本能地頑強抵抗,顫抖著的小手想去抓住裙子,無奈已被我順著一路褪了下來、隨手扔到床下。



「喲!真是性感的小美女。」少女上身只剩淩亂的粉色胸罩,下身只剩下粉紅色的草莓內褲,小腿和腳掌並在大腿外側,臀部完全貼著地面。 即使因為恐懼在打著顫也顯得性感動人。



亞當伸手捉住少女的大腿,津津有味地來回撫摸著,是溫暖而順滑的手感,慢慢往上摸到少女的小屁屁。



「你.........要幹嘛」少女唯唯諾諾地說著。



「以後別穿這內褲了」亞當一邊說著,一邊挑起少女的下巴,用濃眉有神的眼睛盯著她說道:「這麼漂亮的豐臀,不穿丁字褲可惜了。」



「嗚.........你們.........變態!」少女徹底心碎、啜泣樣子真是可愛,閃爍著珍珠般的淚光的雙眸,因為充血而染成晶瑩剔透的淡紅色,比什麼風景都好看。



「來,」我雙手伸過去少女的腰部,「把這個脫掉吧。」說著便作勢把小褲褲往下脫。



「別這樣!」少女哭叫道。



少女恐懼地倒吸了一口氣,恍如受驚的羔羊,緊咬著嘴脣,伸手拉住內褲,不讓小褲褲往下滑落,柔滑小手上纖細的手指和肌肉顫抖著繃緊了。



「走開......... 嗚......... 嗚.........」少女低垂著頭,聲淚俱下。



我太用力地撕扯,居然把少女的小褲褲扯下半截。粉紅色草莓內褲勉強蓋住少女的陰部,卻將白嫩的大腿和整個下腹暴露在外,內褲的上方已經露出了幾絲捲曲的黑色陰毛。



「哼!.........啊......... 啊......... 啊.........」我低聲吼叫,回音傳遍整間廢棄空屋,感覺體內的慾火飛升,鼻息更加強烈,目不轉睛,低下頭細心觀賞難得的風景。



晶瑩的淚滴從少女眼角慢慢滑落,形成優美的二次元弧線,少女跌坐到床上,拼命伸手抓起床單蓋住自己身姿曼妙的身材。



空氣中是女人獨特的體味,香甜而可口,我舔了舔嘴唇,停了一會才抬起頭朝著她一笑,聞著她散發的少女幽香,不用接觸她的身體,我都有想射的衝動……。



「妳知道嗎?妳在床上的樣子真的好騷。」我微微瞇起眼睛,用一種癡迷又玩味的神情盯著她,好像是與她調情一樣。



我冷不防伸出右手,把蓋在她身上的床單用力拉開,接著往下扯她的草莓小褲褲。



「啊!不要過來。」少女嚇了一跳,輕微顫抖著唇牙之時,整顆心臟似乎激烈得要蹦跳出來。



嫩白小手一邊發著抖,一邊把內褲往上提,兩個人一拉一扯間,少女不斷扭動身體,原本可愛的草莓內褲被繃得像性感丁字褲一樣,露出小巧渾圓的屁股嫩肉。



「還扭,你個小騷貨,這麼性感是不是故意勾引我啊?」我戲謔地俯視這個身下衣不蔽體的少女。



「才.........才沒有!」少女氣炸地賞我白眼:「太過分了,欺負我!」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有多誘人,騷貨?」我的聲音充滿了慾望,手也沒有停下來,反而更用力搔擾著她。



坐立在床上的少女顯得虛弱不堪,有一聲沒一聲的抽泣著,一邊顫抖一邊抵抗著我無情的侵犯,更多的陰毛從繃緊的小褲褲?探出頭來了。



「嗚......... 求求你們.........放我走。」少女如泣如訴。



本來想要把少女的內褲直接脫掉,看在這人間仙境的份上,就讓它在少女身上多停留一會兒好了。



我將她的小褲褲放開,少女馬上抽泣著抓住內褲往上提起,我則將自己的白色無袖內衣脫掉,讓自己強壯的胸膛、結實的腹肌,暴露在她的視線之中。



「啊.........啊.........真是熱血沸騰.........」我感覺腫脹著的大肉棒在內褲?不斷的充血變大。



我一邊嗅聞著少女身上的體香,一邊望著少女那婀娜多姿的身材,陷入了短暫的神遊狀態。



滿室的春色,讓我的眼睛變成紅通通的,胯下的肉棒也漲到不能再漲了。



亞當捉住美少女赤裸的纖細腳踝往回一拖,少女陷進了柔軟的被子?。



「不要.........好痛.........」少女嗚咽著夾緊白淨柔嫩的雙腿,淚流滿面,在床上磨蹭著後退。



少女咬著牙,表情扭曲且痛苦地無力擺脫騷擾。少女的腳踝還在亞當的手?,她的顫抖並沒有剛開始的時候那麼強烈。



「放開我.........」少女惶恐不安、膽戰心驚的尖叫,小手手繼續用吃奶的力氣搥著亞當的堅硬的胸膛。



亞當搖搖頭,怒目而視,意思是NO。



亞當望著少女明亮的眸子,少女也用忐忑不安、心有餘悸的眼神回望著他,那心慌意亂的目光讓人有一瞬間的同情。



但是,亞當的目光卻緩緩地,一寸寸地吞噬著眼前這個女人。



少女的目光有些顫抖,蒼白無力的小手環抱在胸前,但仍是努力強迫自己不移開視線,苦苦哀求。



多麼可愛的性感尤物啊!我為自己的獵物感到無比自豪。



亞當望著她的眼睛嚴肅地向她保證:「別害怕。我們不會傷害你,也不會虐待妳。」



「妳的容貌像出水芙蓉這麼迷人,我會好好愛惜妳的,別擔心,小騷貨。」我在一旁附和。



狼狽不堪的少女哭哭啼啼說著:「請你們.........放我走吧.........求求你們」



我搖了搖頭:「妳也不要太傷心,畢竟是姦淫妳,人總會有一次,我們會盡量減輕妳的痛苦。」我撫摸著少女撫媚動人的秀髮。



「不過我們會讓妳爽到上天堂的,不會光顧著自己爽。妳也放鬆一點吧,會讓妳也舒服的。」



「我不要!我要回家。」衣衫不整的少女,努力忍住憂慮如焚的心情,鼓起勇氣轉頭與我對視著。



淚眼汪汪的大眼睛?,有某種頑強的毅力,全身都散發著耀眼的白光,如同維多麗亞-秘密裡的天使模樣,在漆黑的冷夜裡,張開亮麗的翅膀,照亮整間房屋,讓人有些不忍直視。



「喲,妳真美.........美的完美無瑕。」我的嘴唇獰笑成弧狀,手指撩撥著少女美麗的秀髮,輕輕撫摸她白皙的臉頰,粗壯的手指劃過下巴,然後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俯下身,在她唇邊印上了一個獵物的印記。



「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少女坐在床上,重複地喃喃自語。



我放開那個少女,站直魁梧的身體,露出引以自豪的壯碩身軀,並輕輕鬆鬆的脫掉緊身內褲,露出又硬又粗又長的大肉棒。



有如猛虎出匣,張牙舞爪,直晃晃的硬挺到她面前,離她鼻尖不到八釐米,低下頭說:「如果妳能讓我盡情射精,我就考慮放妳回家,怎麼樣呀?!騷貨。」



「可別忘了我。」亞當也開始退去他身上貼身的襯衫和筆直的長褲,結實的手臂和精實的大腿就這樣一覽無遺,肌肉線條如流星一般的優美、柔順,胯下的突起物沉甸甸的一大包,散發出男人特有的風采。



「你們……」少女當場看的傻了,天哪!粗壯的肉棒與結實有型的身材,真令她目瞪口呆,最糟糕的是從那邊所傳來男性剛毅的氣息,讓她直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我們原只是要逗弄、挑逗她,沒想到,她看到了我跨間青筋暴突巨大肉棒,和亞當結實有型的身材之後,好像嚇壞了,不知如何是好。



「或者,」我用長滿粗繭的手指,在少女嘴上沿著她的唇線,來來回摩擦著,「我們來比賽吧,看誰先高潮,先高潮的人就是輸家。」



「 妳這麼美,我們早就想強暴妳了,雖然我和亞當持久力又久又強,但是這麼久沒碰女人,第一炮說不定幹不到十分鍾就射精了。只要妳沒高潮,我們3P爽完了就放妳走,怎麼樣呀?」我意態狂妄,毫不在乎的說。



「我……」少女欲言又止,乾澀的吞著口水,有些手足無措。



我硬幫幫的肉棒,興奮地抖動了好幾下,緊緊貼著他的小巧鼻子,問她:「怎麼樣,要試一試嗎?」



少女無暇的臉頰和雪白的脖子,一下子就紅通通了,可是臉上卻開始露出了哀痛的表情。



「人家才不要。」少女回答得很快速、簡短。



少女低垂下視線,結果小巧的鼻子剛好頂到了我胯間高高聳立硬肉棒,如同被火焰灼燒到一般,慌張地避開。



「妳想想看,」我挑起少女的下巴,直盯著她的眼睛,「這裡有二根大肉棒滿足妳,一般女人可是沒這個機會的。」



少女靈活的眼珠子轉啊轉的,想了一陣子,深深吸了一口氣,整理好心情,然後抬頭望著我說:「……如果我不想呢?」



「嗯……如果妳不想,那我們就只能輪暴妳了,騷貨。」我無法無天的說。



「……」少女沉默地盯著我們,不發一語。



「妳不考慮一下嗎?這可是離開這裡的大好機會。 」亞當赤裸著陽剛的上半身,而下半身則是服貼著誘人的緊身三角褲。挺著結實的肌肉,走到她身邊,輕撫她的秀髮說。



少女咬著嘴唇沉默著,有一世紀那麼久。終於,似乎是下定了決心,少女從床上移到了床邊,嘆了一口氣說道:「如果比賽我贏了,你們要放我走。」



「那當然,一言九鼎。」我和亞當使了個眼色,一致說道。



「我們會用布把你眼睛矇起來,耳朵塞上耳塞,載到山上小路,放你下車之後就離去。」亞當淡然的說。



「不過,要是妳輸了,那我們就不會放妳走了,我們會關妳很久,每天都會強暴妳很多次,一直到我們玩膩你的肉體為止,這是一開始就想好的計劃,現在先告訴妳。」我接著肆無忌憚的說。



少女的眼神中似乎有些猶豫不決,卻仍勇敢地望著我:「即使我比賽輸了,你們也要放我走……不然……」



說出「不然」兩個字時,少女的身子不自覺地繃緊起來了。



「不然怎樣? 」我手掌粗魯的抓起少女腦袋後方的秀髮,讓她的臉龐面向早已火大的我。



那一瞬間,少女悲憤地望著我,眼睛射出死亡射線,似乎想用眼神殺了我一樣。



「痛……放開我……不要這樣。」最後少女還是放棄掙扎了,無助的求饒著。



「哎呀!火氣別這麼大嘛!別把獵物弄傷了。」亞當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一臉不屑的說:「哼!敬酒不吃吃罰酒的騷貨。」稍稍把力量鬆開了一點。



「饒了我吧……住手……」少女身體扭動哀叫。



「放輕鬆,美女……別亂動,不然待會弄傷妳就不好了。」亞當用手指溫柔的捧著少女的下巴的說道。



「嘴裡說不要,其實很想吧!?……」我左手粗魯的抓她頭髮、右手把佈滿青筋的大肉棒,放在少女白皙臉龐磨擦了起來,她驚慌啜泣哀叫,嚇得全身顫抖。



「放手……」少女用力的把我的手推開。



「不用對這騷貨客氣,盡量享用吧!」我鬆開了抓她頭髮的左手,雙手插腰,盛氣凌人說道。



「那麼……我不客氣囉!」亞當引領著她的小手,握住他堅硬如鐵的肉棒,火熱的肉棒在少女細嫩溫暖的手掌中不斷跳動。



「啊──這是甚麼 。 」她猛然一震,驚聲尖叫著。



少女緊張地喘息著,空氣中,滿滿的男性陽剛、狂熱的氣息讓少女的心情慌亂了起來。



「等……等一下……」少女縮了縮手,擦了擦眼淚。



「剛剛……說的話還算不算數。」 少女雖然紅著眼眶,可是心情漸漸平復,轉頭看了看我 :「你剛才說,只要我贏了就放我走!是真的嗎?」



「哼! 原本是這樣打算的阿~~沒想到妳得寸進尺,給妳三分顏色,居然開起染房來了。」我生氣地說。



「我只是……」弱不禁風的少女欲言又止。



「想要我放了妳也行,條件是一、妳讓我們在三個洞裡盡情發洩,二、妳若是高潮就輸了。」我猖狂的說著。



「哪……哪三個洞?……」少女抿了抿唇,不解又害怕地說道。



「妳還真是笨阿~不就是嘴巴、屁眼、穴穴。」



「可是……屁眼會痛。」少女害怕的抖動。



「妳想離開這裡,就配合點。」亞當冷冷地說。



「........... 」三人相對沉默,一瞬間靜得似乎聽得到針掉在地下的聲音。



「你們要說話算話。」少女伸出白皙柔嫩的小手,握住亞當勃起巨大陽具,慢慢前後移動著。



「這裡還有一根呢!? 妳別偷懶。」我也挺著雄赳赳、氣昂昂的大肉棒,站在床邊,雙手叉著強力熊腰,靠近她純然玉潔的臉龐,拉起她其中一隻玲瓏小手,握住我虎憤狂野的陽具。



少女左手握著我的肉棒,右手握著亞當的肉棒,有點不知所措起來。



「喂!手動一動阿!妳這個騷貨。」 我顯得有點不耐煩、心浮氣躁。



少女看了我一眼後,左右小手終於開始移動了。



「這樣可以嗎? 」少女低聲詢問。



「妳到底會不會啊?笨死了。」我埋怨著說。



「對不起。」少女難過道歉。



「再握緊一點,整個握住它套弄。」亞當淡淡地說。



少女深深吸了一口氣,手上緩緩地握緊緊的,加重力道。



「啊────就是這樣, 好爽!」我輕輕地歎息,感覺肉棒不斷膨脹,更多的黏液從亮亮的龜頭前分泌出來。



「這……這樣就算我贏了吧!快放我回家。」少女手上的動作停止,支支吾吾的說。



「這是前列腺液而已,我又沒射精……射精才算妳贏。」我臉色不悅地回答。



「哼──換我們進攻囉,騷貨。」



這個時候,我彎著腰,伸手用力的解開她的胸罩,讓雪白色的乳房立刻蹦跳出來。



「不要看。」 少女羞憤得雙手胸口交叉,急忙遮住身體。



亞當立刻用大大的手心來回摩擦她如草莓般、鮮嫩欲滴的粉紅乳頭。



「舒服嗎?」亞當在她耳邊輕聲問。



「嗯……嗯……嗯……」少女不說話,只是牙齒咬著上嘴唇,不斷呻吟。



片刻之後,他長長的指尖在少女小巧的奶頭外優雅的畫圈圈,一遍又一遍、一圈又一圈,彷彿永無止境........



纖弱少女被二個人高馬大的壯碩男人包圍住,如何抵抗得了,有如困獸之鬥,全身嫩肉連連發麻,心跳加速到達極限。



「啊……不要……」少女思緒微弱,無法思考,扭著身體。



接著,我的雙手猛烈的將她抱起來放在床中央,把她的草莓內褲用力撕裂成一半,丟到床下。



「不……不行……」少女小手想將我推開。



我和亞當同時出手,我左手手心摸向少女的大腿後側,亞當手指點在她略略潮濕的小唇上,緩緩的壓進肉縫之中。



「不要……求求你們!」少女可憐的乞求著的。



亞當緩慢的穿進了半個指截的手指不斷蠕動,像隻小蟲子一樣鑽來鑽去、爬來爬去,少女怎麼受得了,表情顯得相當複雜。



「嗯……啊……」少女似乎既痛苦又快樂的呻吟起來。



突然間,床上的角落,「叮……叮……噹……噹……」悅耳動聽音樂鈴聲響了起來。



「咦?什麼聲音?」 我左右張望,原來是少女掉在床上的手機。



她不顧一切,飛撲去搶,我抓準時機,粗魯的一把就搶過她手裡的手機。



「嗚……嗚……還給我。」少女不禁潸然淚下,趴在床上泣不成聲,雙手掩住悲傷的臉頰子,晶瑩剔透的淚水從眼睛裡滾滾而下,水藍色的眼淚灑落在純白色的床上。



「哪可能還給妳啊?又不是傻瓜,萬一妳報警怎麼辦?」我按下手機停止通話的按鍵,順手遞給了亞當。



亞當把手機從我手上接了過去,打開通訊錄,是一個叫“媽咪”的人打來的。



「這個“媽咪”,該不會是妳媽媽吧?手機裡有蠻多照片的,我來找一下妳媽媽的照片。」



「照片……搜索……名稱輸入:媽咪」亞當熟練的操作著,果然一堆自拍的照片,立刻顯示在手機螢幕上。



「妳媽媽長的真漂亮,是一個美熟女。」亞當左手拿著手機,低頭仔細看著。



「真的嗎?」我頭斜過去,用眼睛喵了一下,照片裡頭的女人,大約三十歲,穿著緊身T恤小露乳溝,比了個YA的姿勢,和少女站在一起合拍。



我忍不住讚嘆:「好漂亮啊!」



「不如我們把她媽媽也綁架過來,輪暴她們母女如何?」我背對著少女,邪惡的與亞當小聲盤算著。



「我有一個更好的計劃,不如我們.........這樣。」亞當低聲在我耳邊說著。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