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黃蓉與霍都



??1.



? ? 在房間中,黃蓉被霍都捆住雙手點住穴位倒在床上,自知難逃被霍都淩辱的

命運,霍都抽出小刀割開黃蓉外部的紅衫露出了胸部的紅肚兜,看著肚兜上凸起

的兩點霍都淫笑著伸出食指撫摸起來,霍都的食指先點在乳頭上,而後又隔著肚

兜在黃蓉的乳暈四周來回撫摸,摸得肚兜上的凸點越來越大越來越腫「霍都王

子,不知道你抓了我們母女究竟要做什麼?」眼看著自己被霍都摸的發情乳頭都

挺立起來黃蓉先提一問免得再被他調戲。



「欸,郭夫人你急什麼,先陪小王玩玩再說也不遲啊。」霍都的食指和中指

隔著肚兜夾住黃蓉的乳尖,拇指摁在上頭捏扁乳頭之後松手看著乳頭再翹立起來,

看著肚兜上凸起兩點已濕了一塊,「居然還有奶,想必郭夫人也不會這麼吝嗇!」

霍都見黃蓉被自己玩弄的流出奶水弄濕肚兜淫性大發沖上去含住黃蓉的乳房,對

著肚兜奶水濕潤的部分咬住吮吸黃蓉的奶水。



「嗯……啊……」黃蓉咬著牙嬌喘起來,由於霍都咬的很用力,酥酥麻麻的

快感傳遍黃蓉的全身,霍都吸得越用力黃蓉的奶水流的越多,霍都喝了許久再看

床上的黃蓉,面泛桃花,胸口的奶水把整個肚兜都弄濕了。「哈哈哈,黃女俠,

看昵衣服都濕了,不如全都脫下來吧!」小刀一劃肚兜上的紅繩帶都被割斷,而

後又把裙帶割斷,黃蓉身上的紅衫衣裙就被霍都撕成碎布,中原第一美人就這樣

赤身裸體躺在了霍都的床上。



「霍都,你究竟抓我所為何事?」黃蓉無法忍耐自知在這樣下去一定會當著

霍都的面達到高潮,一想到要失身他人對不起郭靖不自覺眼角含淚。霍都見大名

鼎鼎地黃蓉如今光著身子躺在自己的床上委屈地落淚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能和

中原第一美人黃蓉春宵一刻就算是死怕也是值了。



看著黃蓉的陰部一點點有愛液流了出來,一股征服欲湧上心頭,他從黃蓉的

乳房撫摸到小腹,對著黃蓉誌得意滿地說:「黃蓉,當年你丈夫郭靖壞我好事,

我本想娶了那終南山的小龍女卻被他所阻礙,如今就要在你身上償還,既然我娶

不到小龍女,那我就娶了你!」



「霍都王子,我丈夫無禮之處我自會賠罪,若是你想娶那龍姑娘我也願幫忙,

但小女身份地位恐怕配不上王子,不如將我母女放了,改日我必報答。」黃蓉沒

有了剛被抓的時候那般英氣,看到黃蓉如此軟弱地求自己,霍都一把抱起她的雙

腿,掰開了黃蓉的陰唇,看著還是粉嫩的肉壁聞了聞笑著說:「沒想到郭夫人的

下面如此稚嫩,完全不像是生了三個孩子的娘啊。」黃蓉見霍都在聞自己的下體

只覺得惡心,緊閉雙目不想看她,霍都聞夠了掏出自己的陽具插進黃蓉的小穴里,

經過淫水潤滑過的肉壁讓霍都的陽具直接頂到她的子宮頸。



「誒呀……好疼……不要啊……」霍都粗大的陽具在黃蓉的陰道里攪動的翻

江倒海,生下襄兒半年沒有行房的黃蓉猛然被霍都侵犯宛如久旱逢甘露徑直插入

黃蓉的花心,黃蓉心中暗爽但嘴上不停地求饒:「住手啊!求求你不要再繼續了!」

黃蓉身軀弓起屁股緊繃小腹向上,霍都借此機會又頂了上去,整個人壓在黃蓉身

上,一股男人味撲鼻而來,下體激烈地碰撞下兩人水乳交融,黃蓉全身被汗水覆

蓋地發亮,下體淫水四濺隨著霍都下體一次一次地碰撞井噴地兩個人下體床單上

都是。



「居然這麼快就高潮了,郭夫人你還真是個淫蕩的女人啊!」霍都把高潮之

後虛弱的黃蓉丟在床上,看著她陰道里還在不停流淌的淫水混雜著精液譏諷道。

黃蓉還沈浸在高潮的快感里一句話也不說,霍都見此把黃蓉翻了個身,見她屁眼

粉嫩就用手指摸了摸。



「嗯……」黃蓉趴在床上哼了一聲,霍都食指蘸了一下小穴里的愛液,「噗

嗤」一聲插進黃蓉的屁眼里。「啊……好疼……快拔出來……」黃蓉的反應非常

強烈,她繃住自己的翹臀,屁眼也緊緊收縮,裹住霍都的手指讓他無法拔出來。

霍都手指勾了勾黃蓉直腸的肉壁,左手狠狠地扇她的屁股,羞辱道:「沒想到郭

夫人的屁穴竟然還是處女,難道和郭大俠行房的時候從未體驗過屁穴嗎?」



借用油滑的愛液霍都把手指抽了出來,黃蓉趕忙用捆住的雙手護住屁眼不言

語。霍都十分得意,雖然沒得到黃蓉的處女身,但如今能為她的屁穴開苞也是無

上榮幸,這武林第一美人的屁眼自己能第一個享用,絕不能將此機會讓給他人。

他把黃蓉雙手推開,抱住她的屁股,挺立自己的大肉棒就要捅進黃蓉的屁眼中,

卻不料試了兩次都沒能插入,霍都惱羞成怒,他狠狠地拍打黃蓉的屁股,「啪啪」

聲音連屋外的人都能聽得見,黃蓉被她打的哭了出來但依舊緊縮屁眼。霍都看著

趴在床上的黃蓉,即使被自己打的屁股都紅腫了卻仍伸手捂住屁股,氣憤地說:

「真是混賬,小王想得到的東西什麼時候得不到?既然你不肯就範,好啊,你看

看你的衣服都被我撕碎了,從今天開始你就別穿衣服了,什麼時候想通了什麼時

候才有衣服穿!」



霍都氣憤地穿好衣服離開房間,黃蓉發現捆住她的繩子也被解開了,看著一

地的碎步,看著骯臟的床單,想到自己剛才被霍都淫虐的時候居然有那麼一絲快

感,心中萬分屈辱,蜷縮在床頭哭了出來。







? ?? ?? ?? ?? ?? ?? ?? ?? ?? ?? ?2.



? ? 黃蓉在霍都囚禁的府宅內活動很自由,除了不能出門之外怎樣都可以,但三

天以來黃蓉都沒有衣服穿,尤其是這幾天霍都刻意把襄兒放置在遠處廂房,黃蓉

要給襄兒餵奶就不得不赤身裸體走很久的路,沿途下人們可謂是一飽眼福。三天

之後黃蓉屈服了,讓服侍她的婢女去把霍都找來。



霍都走進門,看到兩個婢女正服侍黃蓉清晰下體,看到黃蓉趴在凳子上,一

個侍女握住她的屁股向兩邊扒開來,另一個侍女先用手絹蘸溫水在她肛門四周擦

拭,見擦的差不多了,拿手絹的侍女沖著握住黃蓉屁股的侍女點了點頭,用力地

扒開臀溝把肛門拉扯變成圓形。「啊……輕一點好疼啊!」黃蓉疼的大叫想要掙

脫,霍都走上前去拿他的紙扇敲打一下黃蓉的屁股說:「郭夫人此言差矣,您的

屁穴實乃當世名器,這用的手絹可是你們大宋國進貢給我們的絲綢,給您清洗的

水也是配得上黃幫主身份的玫瑰花瓣水,保證讓郭夫人的屁穴里面都散發清香。」



黃蓉一想到現在肛門大開對著霍都臊地背過去低下了頭不言語,霍都接過手

絹裹在自己的手指上塞入黃蓉的肛門里,「嗯……好疼……」黃蓉本能地喊出了

聲,霍都接著把手絹往黃蓉的直腸中塞,黃蓉感覺到那根手指比兩個小姑娘的要

粗就明白現在是霍都作祟,也不再喊了咬著牙挺著,不一會就只能下手絹的一角

露在黃蓉的屁眼之外了。「你們下去吧。」霍都一揮手兩個侍女就退下了,徒留

黃蓉撅著屁股趴在霍都面前。



「郭夫人,請。」霍都把黃蓉扶起還不忘趁機摸一下她的乳房,順著黃蓉胸

部的曲線摸到乳尖又捏了一下,笑著把黃蓉扶到床頭。「謝霍都王子的好意,小

女子還是不坐了。」黃蓉一推把霍都的手推了下去雙手護住胸部站到一旁,霍都

並不買賬雙手捉住黃蓉的肩頭把她摁到床上。「哦。」霍都摁的太過用力黃蓉一

屁股坐到床上肛門中的手絹又頓了一頓。「霍都王子,你要怎麼樣才肯放了我們

母女?」黃蓉強忍一口氣質問,「若是小女子久不回襄陽,恐怕這丐幫上萬弟子

都會來尋我,若是找上了王子您的麻煩恐怕你也不會有什麼好果子。」霍都知道

黃蓉說的絕對不只是威脅他,雖然他可以用手里的郭襄威脅,但若真把郭襄殺了

恐怕也要連黃蓉一起殺,不然自己也一定會被這個女人弄死,但殺了黃蓉自己也

於心不忍,眼睛一轉想了一招緩兵之計。



「既然郭夫人問了,那我也不隱瞞。只要郭夫人答應給小王當半年的王妃,

供小王驅使,那小王也許諾到時定會放了郭夫人和令嬡。」霍都攬過黃蓉握住她

的左乳和顏悅色,又一施力狠握一下把黃蓉母乳捏出來了幾滴威脅到:「但若是

郭夫人不答應,那小王可就不敢保證郭夫人和令嬡的安全了!」黃蓉被霍都捏疼

了,也知道被人抓在手里也由不得自己,為了名節就這麼死了到時襄兒也活不成,

為了靖哥哥,也為了女兒也只有犧牲自己了,想到此處她屈辱地低下了頭任由霍

都把她摟在懷中,眼淚在眼眶中止不住地留下來。



霍都上下其手,左手撫摸黃蓉的酥胸,右手挑逗黃蓉的陰蒂,隔著胸前對面

一對肉球霍都依舊感受到黃蓉劇烈的心跳,他撩起黃蓉的頭發含住她的耳垂,

「啊……」黃蓉一下就被玩的發情,陰道開始變得濕潤。霍都也不再蹂躪黃蓉的

胸部了,轉而讓黃蓉像狗一樣趴在床上,他騎在黃蓉身後肆意拍打黃蓉的屁股。

「上次在歸雲莊見識到你們丐幫有個什麼打狗棒法,如今郭夫人你自己變成了一

條母狗,不知道有何感受啊!」黃蓉沒有多余的精力再頂嘴,只是單純在享受霍

都打屁股帶來的快感中。



見黃蓉不說話,霍都掏出陽具二話不說就插進黃蓉陰道中,猛的一下巨物突

入插得黃蓉淫水順著大腿流淌下來,霍都乘勝追擊伸手拉扯在黃蓉屁眼上那一角

絲綢輕輕一拉,肛門掙大的快感讓黃蓉浪叫起來,「啊……好爽……」霍都見黃

蓉居然爽地發情浪叫暗自得意,左手扶著黃蓉腰間,右手又伸出手指把手絹捅了

回去,「啊……不要……不要再動後面了!」黃蓉也意識到了剛才那情不自禁的

浪叫,羞臊地趴在那里把臉深埋在枕頭里,她從沒體驗過如此淫虐的性愛,過去

每次和郭靖行房,她的靖哥哥都非常溫柔怕她過於疼痛,如今碰上了霍都猶如猛

獸一般為了快感全然不顧自己,居然意外覺醒了受虐狂的一面,而黃蓉全然不知,

只是以為自己沈浸在了被性侵的快感里丟掉了俠女應有的尊嚴。



「啊!」一股滾燙的精液沖進黃蓉的子宮里使她達到了過往和郭靖成婚十幾

年來沒有的高潮中,黃蓉趴在床上大口喘著粗氣,霍都完全沒有要停的意思,他

這次直接把整塊手絹都拉出來,「啊!」疼得黃蓉死死抓住被角,霍都見時機已

到,挺立他那沾滿黃蓉愛液的陽具戳了戳黃蓉的後庭花。「不要……」黃蓉的屁

眼早就被他玩的紅腫起來,隨意碰一下都敏感異常,如今霍都的龜頭正頂在她菊

花的褶皺上,眼看自己屁穴處女也要失身於霍都黃蓉想要求饒,但內心深處卻被

另一種情緒所制止,每次和霍都做愛都帶給她意想不到的快感,稍微嘗嘗自己的

屁穴被破處的快感也未嘗不可。霍都的龜頭先是戳進了黃蓉的屁眼里,而後又拔

了出來,然後又戳進去,但整個龜頭還沒深入又拔了出來。



「為什麼……你突然停了?」黃蓉久久不見他插入,居然有些期盼,她還是

繃著臉回頭質問,但她的下體早已經出賣了她,霍都很清楚地看到她的陰蒂還在

挺立如豆蔻,淫水還在順著大腿內壁流出來,她的乳頭也硬起來開始分泌母乳。

霍都輕輕撫摸黃蓉的臀溝,說:「不知道郭夫人願不願意答應小王呢?只要郭夫

人肯答應做小王半年的王妃,小王保證半年之後放郭夫人和令嬡回到中原,若不

答應……」霍都停頓了一下沒說下一句,而是又挑逗起黃蓉的屁眼,又把龜頭從

黃蓉的屁眼里拔了出來。黃蓉此刻心急了,她早已開始享受霍都的性虐,她深處

受虐狂的本性正在覺醒,她的眼淚已經滴在了枕頭上,咬了咬牙,「希望你言而

有信!」



「哈哈,小王對郭夫人一向仰慕已久,絕不會食言!那麼郭夫人,小王要來

了!」霍都誌得意滿,雙手狠狠掐著黃蓉的小腹把挺立的碩大陽具直接插進黃蓉

的屁眼里,直到他的陰毛開始給黃蓉的屁股瘙癢,黃蓉的屁眼上也有些許陰毛,

和霍都的陰毛糾纏到一起久久不願分離,宛如現在的二人。黃蓉全身泛著散發光

芒,床單又濕成一片,她的雙眼越來越迷離,原本痛苦的表情已經不見了,全身

沈浸在直腸被陽具擴張的劇痛和快感里。「夫人的屁穴果然是處女啊,如此緊致

真乃世間罕見!」黃蓉根本聽不到霍都的羞辱了,她緋紅的臉癡癡地浪叫著:

「不要……不要……不要停下來!」但是黃蓉畢竟是第一次肛交,在霍都射精以

前她就被肏昏在床上了。



當黃蓉醒來的時候,她發現她趴在桌上,四肢都被固定在桌腿上,後面站著

霍都,一幹侍女,還有個陌生男人。「你……這是要做什麼?」見那男人拿了一

根針黃蓉驚恐地問霍都,霍都也絲毫不掩飾地說:「夫人,雖說你答應做我的王

妃,但空口無憑,小王總得讓世人都知道,大名鼎鼎的黃蓉現在是我霍都的正妻

啊。」那個男人拿著針在火上烤了烤,又蘸上了一種奇怪顏色的墨水,為了不讓

黃蓉亂動,也怕她疼得亂咬,幾個侍女摁住她的玉背,抓住她的四肢,只見那個

拿著針的男人一點點接近黃蓉……「不要!不要啊!」整個屋子回響起黃蓉的慘

叫和霍都的淫笑聲。



當黃蓉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她趴在床上,但這次她居然不

是赤身裸體,霍都在她疼昏過去的時候給她穿了一件齊胸襦裙,這件齊胸襦裙黃

底紫帶,上面繡著朵朵芙蓉花,黃蓉面前起身,看到這件襦裙的胸口出擠出深邃

的乳溝。她感到自己的屁股火燎燎的痛感,想到了昨夜霍都對她所做之事,她不

顧一切地跑出自己的閨房,來到院中的水塘前,不顧周圍下人們的眼光撩起自己

的襦裙,露出雪白的臀部對著水面,看著水面上的倒影,自己的屁股上被霍都刺

了八個大字:霍都正妻,淫女黃蓉







? ?? ?? ?? ?? ?? ?? ?? ?? ???3.



? ? 黃蓉趴在床上啜泣,被刺字之後已經兩天了,每天都被霍都拉出去在花園中

散步,還要她自己把裙子撩起來露出屁股給所有下人看,每到一處便有下人跪拜

請安大喊「拜見王妃」,如此羞辱當真讓人想要一死了之。



黃蓉在哭,她哭的是屁股上刺了八個大字,右邊屁股被刺「霍都正妻」,左

邊屁股被刺「淫女黃蓉」,就算霍都真的言而有信放她和襄兒回到襄陽,她哪還

有臉留在郭靖身邊呢?其實她更是在哭她自己,恨自己的身體居然如此不爭氣,

這幾天一直被霍都羞辱,還要給所有下人展示屁股上的字,還有此前被他種種性

虐,雖然感到恥辱還伴隨著痛苦,但也不知為何覺得其中很刺激,甚至還有些許

快感,難道自己真的如霍都所言是個淫女蕩婦,還是說自己愛上了霍都?



門開了,她的新丈夫霍都又闖了進來,黃蓉也悄悄把眼淚拭去,起身向霍都

行了個禮低頭不語。霍都右手攬過黃蓉左手遞來一杯酒到黃蓉面前,溫柔地對黃

蓉說:「夫人,這是我們夫妻的合巹酒,快喝了吧!」黃蓉接過酒杯,輕啟朱唇

含著杯璧,她感受到霍都的手隔著薄紗襦裙在揉她的臀部,從腰間撫摸到臀尖,

順著股溝摸到她的肛門處,黃蓉面帶慍色推開霍都,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哈

哈,夫人當真好酒量,不愧為丐幫幫主。上次在歸雲莊郭夫人只是口中念了幾句,

那楊過便將那打狗棒使用的威力無窮,若小王有幸能得夫人指教,也就不枉此生

了!」霍都談笑時溫文儒雅,實則他隔著裙擺已經把手指插進黃蓉的肛門里了,

食指插在直腸中還不停地攪動,在後面看能很清楚地看到黃幫主的屁股,而且還

能見到當中的臀溝。「打狗棒法是本幫嫡傳武功,除了幫主誰都不能學,請霍都

王子您莫要為難小女子。」黃蓉深行一禮玉手撫摸霍都的胸膛輕柔地推開了他,

剛走兩步卻覺得頭暈目眩。



「這酒……」黃蓉扶著額頭依靠在床頭,低頭看到自己胸口,胸口的薄紗抹

胸上依稀可見挺立的深粉色的乳頭和腫脹的乳暈。眼見霍都走到自己面前,輕輕

地撚起手指開始彈她的乳頭,「啊……」黃蓉只覺得意亂情迷乳頭被彈了幾下就

有了感覺,竟然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到陰戶處隔著裙擺撫摸自己的陰唇。「夫人,

小王無意學貴幫的打狗棒法,只想夫人耍弄一番給小王餵招,夫人放心,切磋之

後小王會將令嬡送到夫人的身邊。」黃蓉裙擺已經濕了,酒中的媚藥已經起了作

用,這時她聽到了可以把襄兒送回她身邊要求而又開始思索,「若是能把襄兒送

回我身邊……這酒里加了什麼……我就能貼身保護襄兒……霍都會不會又像往常

哪有對我……以後也不必出去就能照顧襄兒……下體好癢……」黃蓉的思緒完全

被打亂了,情欲戰勝了理智,臉上浮現了淫媚的表情享受這霍都撫摸她的乳頭帶

來的快感,霍都見黃蓉的臉頰變成了粉紅色一把將黃蓉摟入懷中倒在床上,摟著

黃蓉的那只手繼續撫摸黃蓉的乳尖,另一只手擡起黃蓉的下顎,兩人四目相對,

黃蓉溫柔地點了點頭,小聲說道:「願你言而有信。」



霍都扶著發情的黃蓉來到園中,遞給她一根竹竿,看著綿軟無力的黃蓉他拿

出了自己的折扇笑著對黃蓉說:「那麼先請夫人施展夫人的打狗棒法吧。」黃蓉

點了點頭,拿著竹竿腳尖點地橫掃霍都雙腿說到:「這招叫【棒打雙狗】,殿下

可曾看得清楚?」黃蓉被媚藥所害不僅軟弱無力而且出招很慢,霍都看在眼里一

把握住竹竿使勁一拉黃蓉就撲到了霍都的懷里還被霍都點中小腹,刺激的黃蓉把

持不住漏了幾滴尿在裙擺上,霍都看著懷中的黃蓉笑道:「這招就叫【生擒母狗

】,怎麼樣!」黃蓉面露厭惡的神情推開霍都,深處食中二指輕戳霍都雙目,此

時探出左腳露出霍都送她的繡花鞋壓住竹竿又奪回來,笑言:「這招叫【獒口奪

杖】用來奪回打狗棒。」霍都贊賞地拍拍手要黃蓉再施展一次,當黃蓉再擡腳時

左腳直接被霍都握住,霍都抓住她的腳踝使勁一推把黃蓉推翻,有伸出手抓住她

的右腳踝讓黃蓉直接倒立雙手扶地,裙擺下落露出她白皙的雙腿和豐滿的翹臀,

霍都扒掉黃蓉的繡花鞋又把黃蓉放下來說:「夫人,這招就叫【巧奪玉足】好了,

請夫人繼續吧。」



黃蓉又使了五招打狗棒法,但全無殺意有氣無力,又像是故意要落入霍都懷

中供她調戲一樣,五招下來不僅每招都讓霍都破解奪走竹竿,而且每招過後都被

他調戲一番,等到打完了七招黃蓉被霍都調戲的一絲不掛,裙子鞋子抹胸都被剝

光,只有拿著一根竹竿手捂著雙乳站在霍都面前。「夫人,這打狗棒法愈到後面

招式愈強,那麼請夫人繼續吧,只要小王滿意了自會讓夫人母女團聚。」霍都見

黃蓉一絲不掛畏畏縮縮便拿襄兒要挾,黃蓉握緊竹竿,晃動棒身攻擊霍都臉頰,

又繞到霍都身後欲用竹竿打霍都的後頸,英氣十足地說道:「這兩招【斜打狗背

】和【按狗低頭】。」聲音中透露著俠女的豪爽,仿佛又變回了那個女諸葛,只

可惜全身赤裸的她完全無法讓人聯想起那個尊貴的東邪之女、丐幫幫主。雖然兩

招兇猛怎奈黃蓉全無戰意,霍都看準機會以折扇擊打黃蓉小腹撫摸她的玉背使得

她像母狗一樣趴在地上,笑道:「那我這招就叫【力降淫婦】」,雖然腳踏竹竿,

折扇穿過黃蓉胯下擡起她的左腿,然後又用左手對著黃蓉的臍下三寸點了三下,

反手又摸了摸黃蓉的陰唇,這兩招下黃蓉徹底失禁,又被點住穴位無法動態,只

能在霍都面前公然撒尿,看著如狗撒尿樣子的黃蓉,霍都用折扇抵著黃蓉的下顎

讓她擡起頭說:「這招就叫【母狗撒尿】。」



霍都與黃蓉鏖戰了兩個時辰,霍都也就徹底破解了黃蓉所用的打狗棒法,一

共十八招,霍都還當著黃蓉的面給這招式起了個非常有意味的名字【降蓉十八掌

】,必然也是刻意為了羞辱黃蓉所做,這【降蓉十八掌】招招克制黃蓉的打狗棒

法,每用一招黃蓉身上的衣著便會少一件,十八招打完黃蓉就會赤身裸體被她打

的跪在地上嬌喘浪叫繼而求饒。而後霍都果然言而有信,命下人將郭襄抱到黃蓉

的房中,讓她們母女得以團聚,而那一夜黃蓉始終都在霍都的懷中。



第二天早晨,黃蓉早早便起來,懷抱小襄兒讓她咬住自己紅腫的乳頭,霍都

喊她也全然無用,此時的黃蓉眼里只有自己的孩子除此之外什麼也看不到聽不見

了。霍都見此十分眼紅,不管黃蓉在自己胯下浪叫的如何淫蕩,也不管兩人做愛

的時候如何的兩情相悅,黃蓉心中始終都有郭靖,有她的兒女們,這也讓霍都下

定決心,一定要徹底的得到黃蓉,終有一天她也會在床頭餵養他們兩個人的孩子。

了羞辱黃蓉所做,這【降蓉十八掌】招招克制黃蓉的打狗棒法,每用一招黃蓉身

上的衣著便會少一件,十八招打完黃蓉就會赤身裸體被她打的跪在地上嬌喘浪叫

繼而求饒。而後霍都果然言而有信,命下人將郭襄抱到黃蓉的房中,讓她們母女

得以團聚,而那一夜黃蓉始終都在霍都的懷中。



第二天早晨,黃蓉早早便起來,懷抱小襄兒讓她咬住自己紅腫的乳頭,霍都

喊她也全然無用,此時的黃蓉眼里只有自己的孩子除此之外什麼也看不到聽不見

了。霍都見此十分眼紅,不管黃蓉在自己胯下浪叫的如何淫蕩,也不管兩人做愛

的時候如何的兩情相悅,黃蓉心中始終都有郭靖,有她的兒女們,這也讓霍都下

定決心,一定要徹底的得到黃蓉,終有一天她也會在床頭餵養他們兩個人的孩子。







? ?? ?? ?? ?? ?? ?? ?? ?? ?? ?4.



? ? 清晨黃蓉起身,卻沒有看到身旁的霍都,她用玉指撥開陰唇,昨晚的精液已

經消失,又回手輕戳自己的肛門,留在這上面的精液也凝固了,於是起身走向郭

襄將她抱在懷里。因為黃蓉下體到處散發精液的腥臭味讓小襄兒哭了起來,黃蓉

慌忙撫摸她的背把她湊近自己的胸口。



看著自己懷中吃奶的孩子黃蓉思慮著:「平日里霍都早上起來都會再與我做

一次,為何今早不見蹤影,莫非已經對我厭倦了?」想到這里黃蓉心里突然多了

一份焦躁,就像個擔心失寵的小女人,「這樣也好,到了半年之期我便能離開他

一了百了……不過最近他平日里對我倒溫柔了許多,只是在床上卻像一頭野獸…

…」黃蓉的臉頰浮現出紅暈,不知不覺將正在吃奶的襄兒幻想成咬住自己乳頭的

霍都,情不自禁地夾緊雙腿……



用過午膳霍都並沒有讓黃蓉用身體服侍他,只是把她的雙眼蒙了起來。「霍

都公子?為何要把我眼睛蒙起來?公子?」霍都不說話又把黃蓉的雙手捆住,

「看來是又想像我們第一次做的時候那個樣子了,我就稍稍奉迎他一次吧。」果

然捆住雙手後不久,有一雙手從後面握住她的酥胸。那雙大手現在雙乳兩邊向中

間擠出一條乳溝,左右手同時開工捏住乳房上下揉搓,由於黃蓉的乳房實在太大,

那一雙大手竟然也無法完全捏住黃蓉的巨乳,那雙手揉了一會改成在下乳托起那

對雪白的肉球不停地掂量。「啊……不要再玩了……」黃蓉媚笑著挺胸後仰想靠

在霍都懷里,可她剛靠到懷里感受到這不是霍都,而是個長著胡子的老人。「啊!

是誰?」黃蓉收到了驚嚇想摘下蒙在她眼前的黑布,但發現她雙手被束縛住,橫

起擡腿一腳踢踢出去,沒想到又有一只手握住她的腳脫去她的鞋,「公子!」黃

蓉認出這招是霍都只對她用的【降蓉十八掌】,但不知道剛才那個人是誰。



「哈哈,霍都王子當真好福氣啊,大名鼎鼎的黃幫主真的如此乖巧地做您的

姬妾啊。」黃蓉認出了那個聲音,只是十幾年未見沒想到他還為禍人間。「彭長

老,讓你們曾經的丐幫幫主來服侍你感覺如何啊。」黃蓉聽到了熟悉的聲音,這

才是她期盼的霍都,而剛才侵犯他的老頭果然就是那個丐幫叛徒彭長老。「啊!

你這個淫賊快住手!」黃蓉一只腳還被霍都握在手里,眼睛也被蒙住雙手也被捆

住除了叫喊也無能為力,她只感受到自己的裙子被彭長老那又老又臟的手撩起,

一事件只覺得屁股涼颼颼的,「啪啪」兩聲,彭長老那雙手拍在黃蓉的屁股上,

挺著響聲黃蓉感覺得到那雙手還在自己的臀尖輕輕撫摸,嘴里還贊不絕口:「郭

夫人這屁股還真是白啊,還有肉,比那些瘦的連肉都沒有的大姑娘可強多了。看

這個字,誒呀老夫真是健忘,現在幫主哪是郭夫人,應該叫王妃了!」黃蓉感到

恐懼,屁股上的字被彭長老看到了,若是讓他回到中原到處散播,自己到時候該

如何自處?「為何你會在此?」黃蓉拼命扭動屁股不想再讓彭長老碰,彭長老對

著黃蓉的翹臀扇了一巴掌把手伸到陰部開始捏她的陰蒂,用手撚了幾下黃蓉就開

始漏尿了,就在黃蓉情欲被挑起來的時候彭長老收手了,退後三步笑言:「黃幫

主,您現在是霍都王子的愛妾,我也該遵從霍都王子的命令好好服侍您啊。」霍

都也把手放下了,黃蓉順著方位質問霍都:「霍都王子,你為什麼要讓這個淫賊

來這里?」霍都把黃蓉手上的繩子解開,但沒有解開眼前的黑帶,而沒有霍都的

命令黃蓉也是不敢解開。



「夫人,小王正欲讓彭長老和一幫願意棄暗投明的丐幫弟子們成立南派丐幫,

若有夫人的鼎力相助想必此事也能事半功倍啊。」黃蓉聽著霍都的聲音慢慢走到

自己身後,從後面撫摸自己的雙肩一點點到脖子而後雙手交叉從後面抱住黃蓉在

她耳邊溫柔地說了幾句,黃蓉撅著嘴把頭撇向另一邊,「彭長老你先退下吧,小

王有要事要和內子商議。」彭長老識趣地退下,待彭長老離去之後霍都依舊沒有

讓黃蓉解下黑帶,「黃蓉,最近你越來越不像話了!是不是覺得小王對你太好了?」

霍都一個橫抱把黃蓉抱到床上,一邊親吻她的嘴唇一邊質問,而黃蓉也像個溫順

的小妻子任由他抱到床上去,被他命令著脫去全身的衣裙像狗一樣趴在床上。

「公子,你我當初之約可沒說還要把我們的關系告訴給這些小人。」黃蓉回過頭

撒嬌似的說道,「我看你是越來越不像話了,真該好好教訓你,來人!把過二小

姐抱出去!」



霍都拿出兩根黃瓜,一根插進黃蓉的後庭屁穴,另一根插到黃蓉的小穴里,

但兩根黃瓜都沒有深入,霍都可以把一根黃瓜直插到黃蓉的子宮頸,但隨後又拔

出一半,可憐的黃蓉先是被挑起情欲,但是那根黃瓜始終卡在半深處不抽插,自

己拼命地扭動臀部也得不到快感,急得黃蓉只能不停浪叫希望可以勾起霍都的淫

欲來侵犯自己,怎奈霍都不為所動,還抽出一縷絲線一端綁在黃蓉乳頭上,另一

端綁在她的頭發上,黃蓉的身體不停地亂動,帶動著黃蓉的乳房隨著乳頭被拉扯

上下亂甩。「公子,饒了妾身和妾身的小女兒吧。」黃蓉被情欲所困,但心中依

舊掛念自己的小女兒,她明白霍都這是在警告她即便這一個月來得到了霍都的寵

愛也得聽他的命令。「黃蓉,實話告訴你,現在彭長老已經看到了你屁股上的字,

只要再把這些消息散發到江湖之上,你可就是身敗名裂了!若是大名鼎鼎的郭夫

人都和蒙古人有勾連,我看你丈夫郭靖還有什麼顏面號令群雄!」霍都一邊威脅,

一邊拿出散鞭抽打她的翹臀,又繞道她身旁抽打她的乳房,打的黃蓉胸口一道一

道的紅印,激起黃蓉的情欲,又擾亂了黃蓉的思緒,用郭襄的姓名郭家的名節來

威脅,終於黃蓉敗下陣來,哭喊著:「妾身……知錯了!」



在霍都宴請各位已經叛逃的丐幫弟子大帳中,幾個西域胡妓跳完舞蹈紛紛退

下,濃妝艷抹的黃蓉走了上來。只見黃蓉被剝去衣裙,脖子上戴著一串西域珠鏈,

胸口有一對半球的皮胸甲扣在黃蓉的乳頭上,皮甲小到只能遮住黃蓉的乳暈,露

出整個乳房,上面還掛著黃穗;再向下黃蓉腰間金絲帶掛著幾塊黃布,依稀遮住

了些許屁股和陰部,她的陰毛都被霍都剃幹凈了,一根絲帶帶著一塊柔軟的絲布

系在腰間的金絲帶上,那塊絲布封住黃蓉的陰唇不讓外人看到,絲帶緊緊嵌入她

的臀溝里,走過來還能看到她屁股上的幾個大字「霍都正妻,淫女黃蓉」。



黃蓉微笑著先給各位丐幫弟子倒酒,幾個叛教弟子中也有曾經的長老各地的

分舵主,看著昔日的幫主黃蓉現在如妓女一般穿著不知廉恥的衣服走在他們當中

為他們倒酒,一個一個看著黃蓉雪白的肌膚曼妙的身軀都看呆了,有的弟子忍不

住摸了上去,有的摸到黃蓉的腿有的摸到她的屁股,撩起她屁股上的簾每個人都

看到了黃蓉作為奴隸的證明。而黃蓉遊走在他們當中一直在努力陪笑,走到彭長

老旁邊還可以跪下為他倒酒,賠禮道:「彭長老,剛才是賤妾多有冒犯,希望您

莫要怪罪!」看著黃蓉已經羞紅的臉上還是故作笑態,彭長老誌得意滿地說:

「聽聞大蒙古國人人都喝奶酒,不知道老夫是否有次榮幸啊?」黃蓉咬了咬嘴唇,

眼淚在眼眶里打轉不能滑落,她顫抖地揭下自己乳頭上的皮甲,雙手握住乳房給

彭長老的酒杯里擠出幾滴水奶,而後戴上乳頭皮罩回到霍都的身旁像只溫順的小

貓一樣趴在霍都的懷里。



「夫人放心,只要小王在,夫人這半年來在小王處的所作所為絕對不會讓他

們外傳,前提是夫人能乖乖合作,若是夫人拒絕,那小王就先讓她們把消息傳出

去,再讓夫人光著屁股遊街,到時候誰都會知道,大名鼎鼎的黃幫主究竟是什麼

樣的人!」黃蓉一直回想著霍都剛才對她說的話,如今為了郭家的名節她不得不

接受更加恥辱的要求,明知道這會讓她墮入深淵,依舊不願回頭,她不曾察覺她

的心中仍有一絲心動。







? ?? ?? ?? ?? ?? ?? ?? ?? ?? ?5.



? ? 那場宴會結束之時,黃蓉為了賠罪脫下了裙子供每個來參加宴會的丐幫弟子

淫樂,當然只允許肛交,讓每個丐幫弟子都看到黃蓉屁股上的字,從那之後黃蓉

便多了個把柄在霍都手上,霍都也對她放狠話,若是今後她殺了自己,那麼這些

丐幫弟子就會將今日所見之事散播出去讓她徹底身敗名裂。



時間過得飛快,還剩一個月就到了黃蓉與霍都的半年之約,說來也巧這半年

來江湖上如大海波濤攪弄不停,絕情谷公孫止裘千尺與楊過一燈一行人糾纏不休,

襄陽城郭靖與蒙古大軍交戰不停,竟無一人去關註到少了黃蓉與霍都的消息,讓

他二人就這樣過了近半年。到了近一個月來,由於霍都對黃蓉的把控越來越嚴,

而且還手握幾個把柄,黃蓉不得不乖乖順從,兩人做愛是越來越契合,黃蓉對自

己說是「委曲求全,逢場作戲」,但當她夜晚侍奉霍都時的淫蕩浪叫也是發自真

心。但有一個消息始終讓黃蓉不安,近幾日在軍營中始終有一留言,說見過黃蓉

抱著襄兒時常出入忽必烈王爺的營帳,還有人聽見侍衛叫著「見過王妃,見過公

主」之類的話,江湖上的傳言更是有鼻子有眼,說什麼黃蓉暗地和蒙古人私通生

了兩個孽種,還給自己的屁股上刺字以示忠誠之類的話,令她憂心忡忡,若是繼

續讓這樣的流言在江湖之上,即使她回到中原也是後患無窮。



有煩惱的不只是黃蓉,霍都也是,就在一個夜晚,黃蓉端著酒杯走到霍都的

身旁,見他愁眉不展於是溫柔地問:「好哥哥,什麼事讓你這麼發愁?莫非是舍

不得奴家?」黃蓉一面倒酒,一邊走到霍都身後把乳房貼緊霍都的後背上下摩擦,

霍都想起五個月前黃蓉那副誓死不從的樣子,再看看現在眼前這個美人,雖說有

幾分真心他也不得而知,但自覺已經是掌控住了黃蓉,說來也奇怪,一開始只是

想報複黃蓉,只想將她當作奴隸一般折辱,但五個月的夫妻過來自己待她越來越

好,甚至都不願再看她哭泣的樣子。「蓉妹放心,我既然答應了就不會食言,一

個月後自會放你回中原,現在只是想借用你的智慧幫我想個主意。」



黃蓉五個月來體會過霍都的性虐,也體會過他的溫柔,她輕嘆一口氣坐在霍

都懷里說:「只要不是和靖哥哥作對,不違俠義之事,幫你也無妨。」黃蓉很無

奈,現在的她居然會和霍都共命,若是霍都有危險,那她也會有危險,為了她們

母女二人也得救霍都。她也好奇,自己都坐在霍都懷里這麼久了霍都竟然無動於

衷,若放在平時恐怕他早就將自己抱到床上剝去衣衫如野獸般壓在自己身上了。

「事關我師傅金輪國師那日在終南山我棄他而走,恐怕他和我師兄達爾巴早就將

我視作叛徒。那達爾巴就像個楞種定會四處追殺我,眼看襄陽那邊戰事又要結束

了,蒙古軍隊也要回撤,恐怕那達爾巴又會來尋仇了。」黃蓉聽了並不意外,若

放在幾個月前她巴不得霍都死無全屍,可如今霍都還不能死。



「此事妾身倒有個主意,希望您允準給妾身找個女人,要身材和妾身一模一

樣的。」黃蓉捧起自己的乳房夾住霍都的臉頰一邊安慰,霍都眼前一亮忙問:

「你要這個做什麼?」黃蓉卻賣起關子來說:「此計若是你知道了就不靈了,你

只需找我說的做,將那個女人易容成我的模樣,一定不要讓人發現破綻,只要一

個月之後你一招約定放我回去,我定能幫你這個忙!」霍都也猜不透黃蓉究竟在

想什麼,但黃蓉現在也不敢害他,如今大名鼎鼎的女諸葛既然已經給自己出謀劃

策了,權當一條出路,霍都笑著把黃蓉抱起來說:「既然如此,我可得自己打量

夫人的身體了!」



黃蓉被霍都抱到床上,沒等霍都脫完他的衣服,黃蓉就已經將自己的黃衫青

羅裙脫下,全身只穿了一件紅肚兜,卻也遮不住她胸前一對傲然挺立的雪峰,見

胸前那對肉球撐起艷紅的肚兜,兩旁還露出了圓潤的白肉,肚兜下尖剛好蓋住她

的肚臍,腰間豐滿但無贅肉,雖說已經不再是少女那樣的楊柳細腰,但豐腴之下

別有一番風味,霍都挽起她的雙腿,看到黃蓉的屁股上有自己刺的字,他把黃蓉

翻了過來讓她趴在床上,即便是看著後背還能從兩旁看到兩坨白肉。



霍都雙手扶著黃蓉的屁股,輕輕吻著她的臀尖,他自己把玩自己刺的字,尤

其是那個「妻」字,看現在黃蓉的樣子不就像個新婚之夜等待丈夫來寵幸自己的

小娘子嗎?「坐起來吧。」在霍都的命令下黃蓉很快就坐到他的懷中。霍都把手

伸到黃蓉的肚兜下面開始蹂躪她的乳房。「你的這對淫奶是不是最近又變大了?」

霍都摸起來感覺像是更重了,他感受到手掌中的乳頭開始勃起,逐漸變得濕潤,

他把手抽出來摸著黃蓉的裸背把她後面的肚兜紅帶解開,黃蓉最後的屏障也被他

化解了。霍都把手伸到黃蓉面前,黃蓉輕啟朱唇,柔軟的舌頭開始舔霍都掌心的

奶水,那是剛才撫摸黃蓉的乳房時黃蓉流出的母乳,看玩的差不多了,霍都躺在

床上。



黃蓉半蹲在霍都的上方,纖細的手指握住霍都早已擎天的肉棒,將它對準自

己的小穴,緩緩地坐了上去,慢慢坐到底部,她能感受得到霍都的陰毛在撩撥她

的陰唇。兩人握住雙手,黃蓉止不住地扭動自己的腰部,但霍都並沒有動的意思,

黃蓉自當領會,她開始騎在霍都的身上翩翩起舞。「啊……哥哥,妾身感到哥哥

的肉棒又硬了!」黃蓉在霍都的身上一上一下,那根肉棒一會突入她的桃花心中,

一會又離開準備下一次地卷土重來,「哥哥不是說要量妾的身體嗎?」黃蓉言語

挑逗,霍都只覺得這兩個月來黃蓉越來越積極,直打趣道:「蓉妹,你是不是又

重了?」黃蓉小臉一下紅了,生氣地嗔道:「好哥哥你就會欺負妾身!」這時霍

都發力了,突如其來地加快速遞讓黃蓉措手不及,她終於感受到久違的快感:

「啊……好疼……」



黃蓉與霍都十指相扣,下體交合在一起「啪啪」碰撞水花四濺,霍都感受到

自己的肉棒被黃蓉的肉壁緊緊裹住,再看黃蓉淫糜的神情還有胸前不停甩動的乳

房,能和這位武林第一美人同床共枕半年真乃是極樂仙境,恨那郭靖真的是暴殄

天物,如此美人居然還是陰戶粉嫩屁穴處女,越想越氣,抽插得愈加兇猛,把黃

蓉肏的仰天大叫口水直流,二人做愛已經到了絕頂契合的程度,沒有任何言語之

下兩人就同時達到了高潮。黃蓉浪叫一聲,趴在霍都的身上,二人大喘粗氣,胸

部貼在一起呼吸的律動像是闡述著彼此的愛意,只是黃蓉此刻心猿意馬了,心中

所想便只是:「下個月之後,和他再無任何瓜葛。」



轉眼間半年之期便到了,霍都也依照約定放了黃蓉和她的女兒回到中原,但

黃蓉還帶走了那個霍都找來的女人,經過一個月的調教,加之霍都高超的易容術,

那個女子看起來與黃蓉無異。黃蓉封住了她的穴位架著馬車帶她來到了襄陽城郊,

到了一處僻靜之所一刀殺了她,將她懷中的襄兒放到那個女人懷里,預先拿出了

一封信。黃蓉知道她已經不能再回到襄陽了,她屁股上的字遲早會暴露她和霍都

的關系,到時不管是關於她侍奉霍都的傳言,還是她和蒙古人通奸的流言都無從

辯解,若只是她一人還好說,但同時襄兒和破虜也會被當做是蒙古人的孽種,她

知道靖哥哥絕對會相信她,但其他武林中人不會這麼想,襄兒和破虜隨時都會被

追殺;若人們都相信她和蒙古人通奸,那郭靖的威信又何在呢?人都說郭靖黃蓉

夫婦保家衛國,如今自己卻溝通蒙古,那郭靖又那什麼來號令群雄鎮守襄陽?郭

靖一生的夢想都是保家衛國,如今要因為自己而讓他的夢想成為泡影這也讓黃蓉

無論如何也做不到,所以事到如今只有一條路:黃蓉借用霍都的權勢安排了另一

個黃蓉來假死,以書信為證以襄兒為證來證明自己的清白,自己並沒有私通蒙古

人,也沒有侍奉霍都,而襄兒的繈褓是被黃蓉調包了的忽必烈王旗,中原武林的

英雄夢看到了便會因為是忽必烈是金輪國師害死了自己,屆時便會去找金輪國師

複仇而雙方都無暇顧及霍都,可謂是一箭雙雕,一來保護了霍都不讓他和自己的

秘密外露,二來自證清白也守護了郭家。



她躲在遠處,見丐幫弟子發現了假黃蓉的屍體回城稟報才放心離去。黃蓉騎

車馬奔回北方,現在她已經是一個不存在於人世間的孤魂野鬼,已經了無牽掛沒

有了威脅,所剩的事情只有一個,那就是殺了霍都,為他們兩個的事情做一個了

結。





6、



中原武林英雄豪傑們都在哀悼黃蓉的不幸遇難,將矛頭對準了忽必烈及其帳

下的蒙古勇士,一切關於黃蓉的流言都不攻自破了。與此同時在北方霍都的封地

上,身穿俠女紅衫手拿寶劍的真黃蓉來到霍都的營帳前。



霍都出帳相迎,見黃蓉怒氣外露,手握寶劍便知來者不善。「郭夫人來找小

王,可是來尋夫啊?」霍都明知黃蓉是來尋仇但還是出言調戲,黃蓉抽出寶劍來

指著霍都說:「淫賊,這半年來我忍辱負重只為了保全女兒和你逢場作戲罷了,

如今我幫你拜托了金輪國師也算是還你的人情了,現在你我再無瓜葛,來受死吧!」

霍都最近也有聽聞說郭夫人死在襄陽,但一算時間不對心說這定是黃蓉的計策,

如今她回來詢問一番也明白黃蓉是假死來還自己的清白,還順便為自己解決了問

題,恐怕今後幾年自己的師傅金輪國師、師兄達爾巴也不會來找自己的麻煩。



「哈哈,郭夫人還真是幫小王大忙了,但你殺了小王你那屁股上的字也除不

去了,你和我大蒙古國的關系也抹不去了,而且小王死了那些乞丐就把你在小王

這發生的事情全都宣揚出去,即便你能逃得出去,以後若是再抓到你不僅是你,

連你們郭家的人都晚節不保!」霍都鐵扇一指道破黃蓉的心結,黃蓉最怕的就是

郭靖的名聲有損,臉上掛不住了把劍對著霍都喊道:「你這淫賊,我今日定要取

你性命,你死之後我便找一無人之處自禁以證清白。」



霍都笑對黃蓉說:「郭夫人你可記得小王有幾招是郭夫人的克星,還是由郭

夫人親自取的名,叫【降蓉十八掌】。」一提到那羞恥的招式黃蓉也羞紅了臉,

搖了搖頭說:「那是我受你控制不得不屈從,就那招式又怎麼能制得住我?」霍

都撐開鐵扇對黃蓉說:「郭夫人可敢與小王一賭?」黃蓉好奇道:「如何賭?賭

什麼?」霍都說:「今日你我一戰,若郭夫人贏了,大可取小王姓名,我這些侍

衛勇士都不會插手也會放夫人離去,可若是小王贏了……那郭夫人就要嫁給小王,

此生都要做小王的王妃!」聽到霍都要納自己為妃,不知為何黃蓉突然臉頰泛著

粉紅心跳急促,但不能再由霍都調戲胡來,丟下劍鞘大喊一聲:「若你贏了便隨

你願,淫賊看劍!」



黃蓉一腳踢在馬背上施展輕功跳到霍都眼前寶劍提起便刺,霍都抽扇一擋,

二人在草原上過了幾招打了不相上下,說起來身為奇怪黃蓉曉得九陰真經,也會

落英神劍掌,但她與霍都對戰卻根本不用。黃蓉以劍為棒,除了第一招用劍刺了

霍都未果後就徹底被她當作了短棍,二人交戰霍都也可以回避擊傷黃蓉,無意間

露的破綻黃蓉也沒有打敗他,二人有過了十幾招。黃蓉握住寶劍卻使打狗棒法,

霍都運用【降蓉十八掌】將她的絕招一一破解,待黃蓉寶劍被奪之時全身衣衫襤

褸,裙子也被霍都撕開雪白的大腿露出來。「郭夫人你的寶劍已經在我手里,恐

怕你要乖乖做我的王妃了!」黃蓉臉上還是余怒未消空手上去,霍都也丟下寶劍

鐵扇使出一招【力降淫婦】將黃蓉擒獲在地,又是一招【袒裼裸裎】把黃蓉全身

的衣服都撕掉了,最後一招【人盡可夫】把全身赤裸的黃蓉推倒在地,打完一套

【降蓉十八掌】之後,黃蓉倒在霍都腳下一手遮住雙乳一手捂住陰部。



「郭夫人,你可是被小王打敗了。」霍都此時誌得意滿,黃蓉好似氣也消了,

低著頭嬌羞地說:「我不會食言的,小女子余生願伴隨霍都王子左右。」霍都大

喜過望,沒想到剛才黃蓉還惱羞成怒,轉眼間就倒在自己的腳下答應嫁給自己,

興奮地將她抱起走進帳中。霍都直接把黃蓉放在自己的案桌上開始聞她的紅唇。

「嗯……霍都王子你先聽我說!」黃蓉推開霍都把頭撇到一邊,剛才自己無論如

何也下不了殺手,反而被霍都打的狼狽投降,霍都本以為黃蓉是被他調戲而生氣,

想要賠禮道歉哄哄這位未來的王妃,可黃蓉先開口了:「被你這個奸賊陷害,如

今我那也去不成了,可我要你答應我三件事,你若不答應,我死也不會答應做你

的王妃!」霍都知道想要征服黃蓉絕非易事,如今黃蓉既然有心嫁給自己,三十

個條件他也願答應,喜形於色地問:「請夫人說吧,莫說三件事,就是三十件事

小王我也願答應夫人!」



黃蓉推開霍都,但霍都一把抓住她的手握,黃蓉本想先站到地上穿好衣杉,

如今看來只能坐在他的書案上說了,她紅著臉低下頭說:「第一件事,我們之間

的事你必須守口如瓶,其他人也必須閉嘴,若再有人知道我的事我就殺了你然後

立即自盡!」霍都伸手在黃蓉的乳頭上勾了一下挑逗著就答應說:「夫人放心,

你我成婚之後你便是我的正妃,襄陽的黃蓉已經死了,從今以後你便是我的漢妃

黃蓉!」



聽霍都的情話承諾黃蓉也滿意地低頭,安靜一會後說了第二件事:「第二件

事,你我婚後你只需寵愛我一人,不許納妾也不許有其他側妃,我知道你曾經要

娶龍姑娘,但從今以後你的身邊妃子只能有我一人。」霍都聽到黃蓉的第二件事

不禁笑出聲,本以為黃蓉會提什麼刁難要求,沒想到像個溫柔的小妻子一樣。點

頭答應打趣道:「有夫人一人,凡間的女子哪還有什麼姿色?只是……小王如今

三十尚無一子,日後定要開枝散葉……」還沒等霍都說完,黃蓉便急著說第三件

事了:「第三件事……此後我用居北方,不再回中原,你不得為難郭家的人,也

不能讓我對付郭家的人……」言罷看著霍都,這第三件事才是黃蓉最在意的,為

了守護郭家的夢想也為了保護自己那三個兒女,黃蓉有家不能回遠走北方叛離故

國,事到如今她依舊愛著郭家,也正因為她愛著郭靖才不得不和霍都在一起,此

生不能再和郭靖見面。霍都也看破了這一點,但霍都把黃蓉和郭靖的愛情看的淺

薄了,他覺得郭靖黃蓉夫婦只是成家時間長有了女兒才如此,等我們兩個成親有

了孩子,黃蓉也會對自己死心塌地。



「好,小王答應夫人這三件事,來吧夫人,和小王說說夫人想要如何嫁給小

王?」霍都說完湊上去吻住黃蓉的嘴唇,舌頭深入去糾纏黃蓉的香舌,二人吻了

許久才分離,嘴邊還黏著彼此的唾液。「那好……我們母子就此托付給霍都王子

了。」黃蓉流下了眼淚,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委屈還是幸福。「夫人你說什麼?母

子?」霍都聽到了大吃一驚,只見黃蓉點了點頭溫柔地說:「大概三個月了……」

霍都大喜過望,這半年來只有自己一直在享用黃蓉的陰穴,算著日子黃蓉腹中定

是自己的種,他哈哈大笑抱起黃蓉走到床上,只聽得黃蓉嬌嗔著:「輕點……別

傷了孩子!」霍都親了一口黃蓉的乳頭說:「放心夫人,小王會溫柔地對你的,

但是也會讓你飄飄欲仙求死不得!」過了些許時間,帳篷周圍的侍衛們聽到了黃

蓉的嬌喘聲傳遍了整個草原。





7、



襄陽城全城縞素,假黃蓉躺在棺材中,一眾武林人士痛哭流涕看著棺木一路

離開襄陽城移向桃花島,最後將她葬在桃花島上,就在襄陽城一片慘白的素布和

哭聲中度過;在此同時,遠在北方遠離中原的霍都封地上,全城張燈結彩眾人沈

浸在歡聲笑語中,蒙古王子霍都娶了一位貌若天仙的漢人王妃並於今日成親,而

且用的是漢人的完婚方式。



霍都騎在高頭大馬上,回頭望了一眼身後的花轎,花轎里黃蓉身著紅袍大袖

的花衣,頭戴珠釵鳳冠翡翠頭飾,濃妝艷抹粉腮朱唇,下身著百鳥紅裙卻並未系

腰帶,特意穿的寬松也是黃蓉的意思,從她答應嫁給霍都到籌辦婚禮拖了一個多

月,等到二人大擺婚宴這天黃蓉的肚子也大了,「相公,妾身不想讓來人知道妾

是有孕之身。」黃蓉小鳥依人地倒在霍都懷中如此撒嬌,看著之前那個黃蓉現在

如此溫柔地做賢妻良母霍都也為之動容,特意命人做了這套寬大的鮮紅嫁衣。



到了拜堂成親的地方八個轎夫輕輕放下黃蓉的花轎,霍都親自探起黃蓉轎前

的紅簾,黃蓉走下轎子雙手捂著放在小腹前,身旁兩個丫鬟纏著黃蓉的手臂將她

扶到火盆前。黃蓉挺著肚子運動不變,怕自己邁不過火盆,憂慮地伸出手輕輕拉

扯霍都的衣襟,霍都輕輕摸了一下黃蓉隆起的肚子,叫來了兩個人趴在火盆前後,

他牽著黃蓉的手讓黃蓉踩到那個趴著的人背上,「夫人,輕一些別動了胎氣。」

霍都輕聲叮囑黃蓉讓她感受到來自丈夫的關懷,夫妻二人一高一低霍都牽著手黃

蓉讓她踩著兩個人邁過火盆。二人手牽著手來到堂前,二人父母皆不在此,卻立

了黃蓉的母親馮蘅的牌位。黃蓉與霍都攜手一拜天地、二拜高堂,最後戀戀不舍

放開雙手夫妻對拜,拜過之後兩人又把手緊緊拉在一起讓在座高朋來賓都見識了

二人的恩愛,酒宴之上黃蓉陪著霍都一桌一桌款待賓朋直到酒席結束二人才入了

洞房。



黃蓉坐在窗前蒙著紅蓋頭見霍都走入房中。霍都沒想過自己真的有一天讓中

原第一美人穿起嫁衣嫁給自己,她的肚子里還有自己的骨肉,他挑起黃蓉的紅蓋

頭,見到了相伴一天卻不見尊容的新婚妻子黃蓉。黃蓉垂目頷首,輕啟朱唇:

「妾身見過相公。」霍都被眼前雍容華貴的黃蓉驚艷到了,他的手情不自禁地觸

碰黃蓉的紅唇,留下一抹口紅。黃蓉溫柔地一笑,也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又

把沾上口紅的手指塗到霍都嘴唇下。夫妻二人互相逗弄了一番黃蓉想撒嬌一番,

起身撲到霍都的懷里,霍都不敢怠慢趕忙接住將她摟在懷里,把玩一番後又小心

翼翼地扶她回到床上。自從黃蓉肚子越來越大霍都對她的寵愛更是與日俱增,現

在也不願讓黃蓉做任何事,吃飯用膳都是讓丫鬟端到桌前伺候著,就連上廁所都

是讓丫鬟把夜壺拿進來自己從後面抱住黃蓉的屁股像小孩把尿一樣。



「相公你不用如此照顧妾身的,妾身自己也生過三個孩子……」說到傷心處

黃蓉的聲音戛然而止,她年過三十早已不是妙齡少女,更不是處子之身,只是旁

人口中的殘花敗柳又哪來的自信讓丈夫獨寵自己一人呢?霍都慢慢脫下黃蓉的紅

裙把臉貼到她的肚子上聽她腹中胎兒的聲音,對黃蓉說:「夫人既然為那郭靖生

了三個孩子,那夫人就得為我生九個,既然夫人不許我納妾,那我就只能讓夫人

多生幾個大胖小子了!」黃蓉被霍都說的面紅心跳低頭不語,看著霍都的臉湊近

自己的肚子,他先親吻自己的肚臍,沿著自己的肚子邊親邊撩,脫下她的艷紅嫁

衣,上手握住她的乳房繼續向上親吻她的乳溝,親吻到她的下顎擡頭再看黃蓉已

然哭了出來。霍都握住黃蓉的雙乳感受到她深呼吸的律動,遂不再調戲,輕輕將

黃蓉推到摁在床上。



黃蓉岔開雙腿,兩只手扒開自己的陰唇柔媚地說:「相公,進來吧!」霍都

托起黃蓉圓潤雪白的翹臀,輕柔地把陽具插入黃蓉的陰穴里,「嗯……」黃蓉的

陰穴里感受到了一根肉棒正在攻入自己的桃花澗中,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真命天

子,自己如今身披嫁衣身懷六甲身為人婦卻又另嫁他人也都是這冤家作祟。「妾

身的余生……當真是只有相公您了!」黃蓉羞臊地捂住雙眼哭著說,心中不停地

道歉:「對不起……靖哥哥……為了你我只能如此了!」霍都扶住了黃蓉的大腿

用力頂住了黃蓉的子宮頸,猛烈地抽插,「啊……」黃蓉浪叫里參雜哭聲,雙手

拂面,霍都雙腿上來壓在黃蓉身上,雙手抓住黃蓉的手腕將她的一對玉臂分開,

見黃蓉疼的哭了起來頓時感覺一股征服欲望湧上心頭。



霍都越戰越勇抽插地越來越猛,黃蓉雙乳隨著身體顫抖上下甩動,黃蓉不敢

看霍都只得緊閉雙目放聲哭泣起來。「夫人!我和郭靖誰更讓夫人滿意呢!」霍

都見自己把黃蓉肏地大哭於是追問,黃蓉別無選擇:「相公您啊!求您饒了妾身

吧,不要讓妾身再想起他來!」黃蓉的乳頭開始分泌母乳隨著乳房開始甩出奶水

來,她不願再想起郭靖不然更覺得自己骯臟下賤,雙腿不自覺地盤在霍都腰間想

讓他更猛烈地淫虐自己。「求求您……」黃蓉雙手被死死地摁住也無法掩面,只

見她滿面淚水的臉湊近霍都一下親吻過去,溫柔地說:「妾身……想做這種不要

臉的事情。」霍都滿足了自己新婚妻子的心願宛如猛虎下山把龜頭捅進子宮頸讓

黃蓉的肉壁含著龜頭,「好疼!」黃蓉浪叫一聲把被子抓地更緊了,正當她求愛

甚歡的時候霍都冷不丁地問她一句:「娘子,你後悔嗎?」一句話將黃蓉拉回到

現實,她看了看周遭艷紅的婚房,看了看自己隆起的肚子,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他的陽具還插在自己的陰穴里就像他們現在的關系一樣無法分離,見霍都的手松

開了,黃蓉直接摟住霍都後頸讓他靠近自己隨後兩人舌吻起來,親熱之後才嬌羞

地說:「你我恐怕早已是命中註定,除了你還有誰能是我的歸宿呢?」







後記:



? ? 從此之後,黃蓉以霍都正妃的身份留在了霍都身邊,成為了蒙古國唯一的漢人

正妃,享受著霍都對她的百般寵愛。



因為襄陽的軍事一向都是郭靖掌管,帶兵打仗也是郭靖依照《武穆遺書》想

到對策,而黃蓉卻不善刀兵,因此雖然作為正妃常伴霍都身旁,但她未能在軍事

上幫什麼忙,只是幫著霍都算計人心,除此之外作為王妃就只剩下為霍都繁育子

嗣的作用,兩人的關系也更為緊密,隨著他們兒子的出生,黃蓉又做了新家庭的

母親就再也無法回頭,終身不再回中原。



十六年後蒙哥攻襄陽,襄陽軍民群情激奮要為黃蓉報仇,而此刻的霍都遵守

和黃蓉的約定夫妻二人留在封地並未參戰。大戰結束,金輪國師戰死,大漢蒙哥

也被宋國軍民用石頭打死回到蒙古,各位王爺開始爭權奪位,黃蓉聰明機敏勸說

霍都幫助忽必烈奪得大汗之位,這讓霍都家族更加榮耀,黃蓉真正地幫助霍都家

族實現繁榮。而在這十六年中,黃蓉的肚子十分爭氣給霍都生了十一個個孩子,

七個兒子四個女兒,讓霍都的後人成為了一大家族,而黃蓉也當之無愧成為了大

家族中最令人尊敬的主母正妃。



又過了五年,蒙古帝國整軍再戰,在經過半年鏖戰之後終於拿下了襄陽,郭

靖以身殉國其余子嗣下落不明。黃蓉許久之後在她的封地上聽到了這個消息,由

兩個女兒攙扶著,挺著肚子帶著腹中新懷的孩子面向襄陽的方向跪下哭了一番,

兩個女兒也不懂為何母親會如此傷心,想必是年輕之時在南方有什麼往事讓自己

的娘親終身不再涉足中土。



郭靖死後,其子女或戰死或出家或不知所蹤,宛如風中落葉飄散江湖;而黃

蓉的子女全都長大成人,十二個孩子全都是出人頭地,黃蓉也過上了子孫繞膝的

余生,成為了大家族中最讓人尊敬的主母,人稱「聖母正妃漢女黃蓉」。







? ?? ?? ?? ?? ?? ?? ?? ?? ?? ???【完】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